历史回望 | 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为什么一定要中国化?为什么能中国化?
作者:范红霞 资料来源:性别研究视界 发布时间:2022-08-02

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妇女运动的根本指导思想,没有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的不断创新,就没有百年来妇女解放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本文通过对五四运动前后至大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人有关经典著作和文献文本的解读,试图回答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为什么一定要中国化、为什么能中国化的问题。



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为什么一定要中国化?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概念是1938年毛泽东正式提出的,毛泽东指出:“马克思主义必须通过民族形式才能实现。没有抽象的马克思主义,只有具体的马克思主义。所谓具体的马克思主义,就是通过民族形式的马克思主义,就是把马克思主义应用到中国具体环境的具体斗争中去,而不是抽象地应用它。”“离开中国特点来谈马克思主义,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马克思主义。因此,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现中带着中国的特性,……成为全党亟待了解并亟须解决的问题。”按照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阐述,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中国化是党结合妇女运动实际,用马克思主义妇女解放基本原理认识和解决中国妇女问题,并在实践基础上进行经验总结和理论升华,然后再实践、再总结,并不断完善的过程。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中国化的主体是中国共产党;核心是使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适合中国妇女实际,为中国妇女解放发展服务,这里的中国妇女实际既包括中国妇情,也包括中国国情;目标是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复杂的不断变化的国情、妇情,决定了这必定是一个艰辛探索和不断创新的过程。

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何以要中国化,今天看来已经不成问题,理所应当,但在20世纪初乃至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却成为一个问题。说清楚这一问题,首先要理解共产党人何以接受马克思主义及其妇女理论。鸦片战争后,在拯救民族危亡的一系列救亡图存运动中,特别是在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过程中,以康有为、梁启超等为代表的资产阶维新派和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资产阶级革命派将妇女解放与救亡图存联系起来,他们以西方资产阶级的天赋人权和女权学说为理论武器,为争取妇女解放进行了积极探索。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妇女觉醒,但由于没有先进理论的指导和用先进理论武装起来的先进政党的领导,随着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而遭受挫折,最终没有改变妇女的悲惨命运,也没有完成男女平等和妇女解放的历史任务。中国妇女迫切需要改变被压迫、被奴役的命运,迫切需要新的思想和新的组织的引领。五四运动前后,特别是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马克思主义作为各种思潮之一被介绍到中国,先进知识分子在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同时也接受了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的妇女理论,用以改变妇女命运、推进妇女解放发展。

既然是应用,从认识论的角度分析,势必存在适不适用的问题。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揭示的是妇女解放发展的基本原理和一般规律,创立于19世纪40年代的欧洲。当时的欧洲,在工业革命推动下资本主义迅速发展,创造了巨大生产力,产业女工数量大量增多,但也使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日益暴露,工人处境更加恶化,工人运动如火如荼。而20世纪初期的中国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经济文化落后,产业女工数量很少,农村妇女占妇女群众的绝大部分,深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压迫,经济不独立,婚姻不自由,没有参政权、受教育权、公开社交权,等等。虽然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未来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包括妇女的发展有科学预测,但也“不可能预见未来各国发生的所有妇女问题”。因此,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不可能找到解决中国妇女问题的现成答案。

马克思主义及其妇女理论作为外来文化,自传入中国后,一直面临如何理解和对待的问题。是与中国妇女运动实际相结合,根据中国国情和妇女实际状况进行改造创新,还是直接拿来运用,生搬硬套?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也一再强调,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认为“可以到马克思的著作中去找一些不变的、现成的、永远适用的定义”是一种误解。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虽然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还不透彻,还没有将其作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真理,但从解决中国问题出发,还是认识到需要对其进行改造。广大妇女迫切需要从“三纲五常”、贞操节烈等封建道德的长期束缚下解放出来,成为具有独立人格、婚姻自由,且与男性平等就业、平等参政、平等接受教育的人,这些都是20世纪初中国妇女的“实境”。中国妇女运动具体实践的现实需要,促使早期共产党人自觉或不自觉地对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造,为我所用。因此,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要在中国发挥指导思想的作用,根本解决中国妇女解放问题,就必须中国化。正如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所指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是教条而是行动指南,必须随着实践发展而发展,必须中国化才能落地生根、本土化才能深入人心。”


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为什么能中国化?


中国妇女运动的客观需要是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必须中国化的前提,但能不能中国化还需具备一定的条件。

首先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品格。马克思、恩格斯在考察整个人类解放过程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是一个开放的、不断发展的理论体系,具有实践性、开放性、与时俱进的理论特质。正如恩格斯所说:“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共产党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指出:“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马克思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是随着时代、实践、科学发展而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体系,它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开辟了通向真理的道路。……把坚持马克思主义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统一起来,结合新的实践不断作出新的理论创造,这是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奥妙所在”。

其次是中国有适合的土壤和环境。适合的环境,既包括文化环境,又包括时代需要。中国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一个文明没有中断的国家,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中国文化具有开放包容、海纳百川的鲜明特征。在长期民族融合中,中国文化已经融合了汉族和各少数民族文化及各地域文化,同时外来的佛教文化、基督教文化、伊斯兰教文化也在传入中国后被进行了改造,实现了中国化。中国文化的这一特性决定了它能够接纳马克思主义及其妇女理论。同时,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大同思想、均贫富、和谐、阴阳平衡、阴阳和合、和而不同等思想,与马克思主义妇女解放思想所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男女平等、没有阶级压迫、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等理想具有某种程度的契合性。因此,作为中国具体实际的中国文化,为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在中国生根、开花、结果提供了文化土壤,使其获得了本土文化的认同和滋养,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结合,是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中国化的题中应有之义。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中国化也是妇女运动的时代需要。马克思曾经说过:“革命需要被动因素,需要物质基础。理论在一个国家实现的程度,总是决定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的需要的程度。”毛泽东也曾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来到中国之所以发生这样大的作用,是因为中国的社会条件有了这种需要,是因为同中国人民革命的实践发生了联系,是因为被中国人民所掌握了。任何思想,如果不和客观的实际的事物相联系,如果没有客观存在的需要,如果不为人民群众所掌握,即使是最好的东西,即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是不起作用的。”

再次是中国共产党独特的精神品格。中国共产党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中国化的主体和领导力量,能不能中国化、多大程度上中国化关键在党。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我们党具有坚持真理、坚守理想信念、践行初心使命、勇于自我革命、善于解决中国实际问题的精神品质。正如党中央在总结百年奋斗的历史经验时所指出的,中国共产党“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及时回答时代之问、人民之问,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这些优秀品格决定了共产党能够承担起领导推进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中国化的责任,能够根据不同时期妇女运动新实践和广大妇女群众新需要,勇于推进理论创新,并善于运用新的理论指导新的妇女运动实践。

注释及参考文献:略


来源:《中华女子学院学报》

作者: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研究员 范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