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村建设进程中推动女性走向共同富裕 ——来自浙江省的调研
作者:裴彤 资料来源:性别研究视界 发布时间:2022-07-28

 “十四五”规划纲要首次明确提出要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2035年和2050年目标中,鲜明地体现了改善人民生活、缩小贫富差距、实现共同富裕的要求。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社会主义之所以根本区别于资本主义,一是要具有比资本主义更高水平的生产力,创造出更多更丰富的物质和精神财富,这是代表先进生产力要求的“富裕”内涵;二是要克服资本主义的两极分化和经济社会的不平等,最终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这是实现广大人民利益要求的“共同”含义。


01 “互联网+”女性创业就业服务体系建设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女性主体意识不断被唤醒,个体能动性不断被激发。互联网领域创业者中,女性占比已达55%。《平等 发展 共享:新中国70年妇女事业的发展与进步》白皮书显示,改革开放40多年来,妇女创业机会更加多元,创业人数大幅增加。妇女成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重要力量。

女性创业的活跃来源于国家政策与妇联组织从资金、项目、信贷、平台、服务等多要素给予的支持。例如全国妇联开展全国女大学生创业导师行动,建立了“巾帼创业创新示范基地”,为创业女性聘请创业导师、提供免息贷款。

2021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正式发布,浙江成为全国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被赋予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任务的省份。作为国家共同富裕建设的排头兵,浙江承载了为全国其他地区推动共同富裕提供经验与示范的重要使命。女性可以发挥“半边天”作用,从参与社会治理、创新创业等多方面,为实现共同富裕贡献独特力量。笔者所在的课题组基于浙江这个独特的场域,通过走访4个县市地区,分析了返乡女性在数字创新应用场景下的困境和优势。课题组通过滚雪球及偶遇方式,联系返乡创业女性, 进行一对一面对面的半结构化访谈,深入了解职业女性群体就业环境,以及科学技术创新对其工作、生活、个人生活质量的影响,以掌握较为翔实的实证资料。在受访对象中,有来自“千鹤女性精神”诞生地浙江省建德市的网络主播,通过千鹤村梅城镇的数字化的创业平台,销售宣传产品。也有在杭州上大学毕业后回家乡义乌创业的青年,还有多年在城市打工,近几年响应国家号召,回到家乡淳安开起农家乐的中年女性。不论她们的创业方式如何,其共同的特征就是“返乡”和“互联网+”。

“互联网+”平台促使就业生态呈现多样化、年轻化、线上价值带动线下就业的趋势。这种基于互联网平台的灵活就业模式,工作时间相对灵活,满足就业者工作-生活平衡需求。因此,越来越多的女性群体选择灵活就业。以网约车行业为代表,课题组在淳安县调研时,一位网约车女司机说道,“前两年我开起了网约车。平时白天我跑跑单,赚点菜钱,晚上收工,回家做饭,这样家里的事儿也不耽误”。


02 乡村旅游业建设与女性发展

乡村振兴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必要条件。在乡村建设的进程中,党和国家密集出台了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就业的政策,例如《关于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的意见》《关于实施开发农业资源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行动计划的通知》《关于进一步推动返乡入乡创业工作的意见》等。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女农民工、女大学生、女科技工作者,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返回家乡,把在“外面”积累的知识、经验、技术和资金带回家乡,参与农村发展建设,拓宽自我发展空间。

以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为例,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全国就业人员超过900万,这其中女性就业人员占70%以上。当地政府对旅游业进行扶持,为民宿经营者提供补贴,这极大地鼓励了外出务工的村民返回家乡,积极加入发展乡村旅游的行列中。调研中,返乡创办民宿的梅姨说道,“当时村支书一直向农户们宣传各种办民宿的优惠政策,村里接二连三地开了好几家,听说都做得还可以,我就从城里回来了,在家赚点钱,还能天天见到孩子,挺好的”。

衡量家庭地位的重要标志依旧是对家庭物质的提供和经济收入上的贡献,外出务工让“她们”具有了一定的收入和经济独立的能力,返乡创业后更加拓展了经济活动,同时平衡工作-家庭。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的经济独立性逐渐强化,但传统的性别分工依旧会存在于她们的潜意识当中。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的性别文化,依旧会影响女性的生活,“她们”独立性的提高,依旧受到传统因素的制约。


03 数字技术的地域与性别差异

 数字技术赋能女性劳动能力与机会的同时,也与其他技术一样,可能扩大社会不平等,特别是数字性别不平等。在生产性劳动场域中,性别分工想要得到根本性改善,数字技术不是单一的力量,还与阶层、性别文化、组织和社会关系等因素密切相关。例如课题组采访到一位网红民宿的经营者卢姐,她说道,“我们家的民宿现在在网上也能预定,五一、十一的时候接单不断,常常爆满。年轻人会用网(互联网),可以帮我把农家乐的照片放到网上,吸引更多的游客”。

数字技术的发展,变革了劳动的组织方式、劳动工具以及劳动场所,使人们劳动效率提高,解放生产力。在农村,互联网技术提升了农村的信息化水平,农村的生产方式从以生产为中心,转变为以市场为导向、以消费为中心。为女性带来了通过劳动获得报酬的机会与平台,进而提升社会与家庭地位。过去城乡差异的“信息鸿沟”在互联网、物联网普遍的时代也逐步缩小。现在农民与城市人一样,及时快速通过互联网获得资讯信息,物流的便利使得网上购物十分方便。

在社会结构与社会流动的语境下看,返乡就业、创业聚焦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回归,体现了一种与现实城市生活抗争和对未来乡村生活美好向往的行动逻辑。乡村社会要吸引外出人员返乡,需要强大的政策引导和产业导向储备。今后女性发展工作应发挥辐射带动效应,引导有知识、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女性群体,带动全体女性群体的劳动能力提升。同时,女性工作要关注数字技术的包容性,开展技能培训,提升女性应用数字技术的效能,预防数字性别鸿沟的加剧。

来源/中国妇女报

作者/裴彤

作者单位/浙江中医药大学人文与管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