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技术赋能:让女性充分进入“未来工作”
作者:王海媚 资料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22-04-20

    数字技术飞速发展,传统的流水线作业中,所占比例较高的“流水线女工”可能会受到很大影响。

    关于女性“动手能力差”“逻辑思维弱”等刻板印象对女性接受数字化技术再培训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进行自动化转型的企业往往优先对男性员工进行技术培训。

    女性应该抓住这一“数字平等”机会进入“未来工作”之中,努力在未来工作领域实现性别平等,从而打造平等的未来。

  

    2022年4月初,美国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宣布,将于2023年启动特斯拉擎天柱项目,即生产执行一般性任务的人形机器人。这款名为擎天柱的人形机器人具有与男性相似的外形,身高约1.72米、体重约56公斤、面部有显示屏,使用人工智能系统,并可能拥有自己的个性。擎天柱一代机器人将主要用于“人类不愿意从事”的工作,诸如有危险性、基础性和重复性的体力劳动,同时它们“绝对不会攻击人类”。

    当下,数字技术正在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社会,人形机器人的出现,一方面能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为未来经济发展注入巨大潜力,另一方面也将人的“技术性失业”和“未来工作”中的就业问题拉进人们的视野。目前,机器换人引发的一般性工作岗位失业可能会对妇女造成更大影响,而在云计算、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工作”中,性别差距非常明显。

    数字技术飞速发展,女性参与程度须重视

    第一,基础性工作岗位大幅削减,女性工人可能受到更大影响。21世纪以来,伴随着数字化技术的飞速发展,许多制造类企业加入数字化、自动化升级转型,引入先进的自动化控制设备、自动生产流水线、机器手臂等,来代替过去劳动密集型生产模式,有些全自动化生产车间可以实现完全的无人操作。机器换人带来了提高生产效率、提升产品质量和降低工作危险等积极成效,同时也带来了大量“技术性失业”,很多基础性、技术含量高的工作岗位都被机器生产取代了,在此过程中,传统的流水线作业中,所占比例较高的“流水线女工”可能会受到很大影响。而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有更多企业加快了其数字化升级的速度。世界经济论坛《2020年未来就业报告》的数据显示,84%的企业正在加快数字化进程,50%的企业打算加快工作自动化进程。据估算,到2025年,可能会有8500万个工作岗位被机器取代,技术性失业规模可能会更大。

    第二,性别偏见和刻板性别观念阻碍女性员工接受数字化技术再培训。在传统的劳动密集型生产被自动化、智能化生产取代之后,得以保留下来的工作岗位需要从事的工作主要为操作控制、故障排查、编写程序等,这对员工提出很高的知识和技术要求,新的工作内容要求对员工进行相应的数字化技术再培训,使他们能够更好地适应新工作,新技术培训也成为企业提升竞争力的重要环节。《2020年未来就业报告》的数据显示,94%的企业表示希望员工通过培训掌握新技能,2018年该比例为65%。据估算,未来5年核心技术更新率可能达到40%,将有50%的就业者需要接受新一轮的培训,数字技术更新速度迅速,使得数字化技术再培训具有更加重要的意义。

    而关于女性“动手能力差”“逻辑思维弱”等刻板印象对女性接受数字化技术再培训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进行自动化转型的企业往往优先对男性员工进行技术培训。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女童和年轻女性接触STEM教育的程度远低于男童和年轻男性,只有不足1/5的女性会在高等教育阶段学习STEM相关专业,这可能会加重她们在就业阶段快速掌握新技术的难度。

    第三,女性未能充分参与新兴数字化产业,未来工作岗位中存在性别差距。2019~2020年间,世界经济论坛针对销售、人与文化、内容生产(社交媒体管理和内容写作)、云计算、工程学、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八种当下发展速度最为迅速的行业的就业情况进行了分性别统计,并将其作为单独一部分内容写入《2021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报告中“未来工作中的性别差距”数据显示,性别平等的未来将面临重大挑战,在这八类行业中,只有人与文化和内容生产两类呈现性别平等状态,在需要颠覆性数字技术的就业领域,女性比例往往很低,比如在云计算领域,女性比例仅为14%,在工程学领域女性约为20%,在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女性占到32%。而从当下最主要的职业来看,女性一样处于相对缺位的状态,在人工智能专家之中,女性比例低于25%,敏捷教练(是近5年产生的新职业,主要任务是帮助企业或组织实现优化工作流程、开展有效合作等转型)之中女性比例低于35%,在分析专家之中女性比例低于45%。相对于2018年,上述行业和职业均经历了飞速发展,但是性别差距情况几乎没有改善,比如,云计算行业的女性比例仅提升了0.2%,数据与人工智能行业的女性比例不仅没有增加,还减少了0.2%。

    让数字技术成为促进性别平等的工具

    尽管存在上述问题,但是数字化技术同样可以成为提高妇女地位、促进性别平等的有效工具,要使女性能够充分参与“未来工作”,就需要促进数字技术的外部赋能和妇女的自我赋能,同时抓住新兴技术和新兴产业带来的重要机遇,以促进性别平等的实现。

    首先,创造性别包容的学习和培训环境,对女性进行数字技术外部赋能。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不论是在接受STEM教育方面,还是接受数字技术再培训方面,女童和妇女都处于不利地位,因此消除科学技术领域对女性的性别偏见与性别歧视尤为重要。联合国在这方面做出很多努力,比如将每年的2月11日定为“妇女和女童参与科学国际日”,各国政府也有为评选和表彰优秀女科学家等活动。这些活动应该被进一步推广和加强,一方面大力彰显妇女和女童在科学技术领域发挥的关键作用,有利于修正社会上对于女性不擅长逻辑思维、无法胜任科学技术方面的工作的陈旧观念,从而建立性别包容的科技学习和培训环境。另一方面通过创造促进妇女和女童平等接触和参与科学知识学习的机会,消除她们在刻板性别角色的影响下产生的对进入科学领域的不自信,激发她们的学习和研究热情,为未来发展打好基础。

    其次,女性要利用多种途径接受培训,实现数字技术自我赋能。尽管目前妇女和女童在接受数字技术相关的培训和学习方面存在一定阻碍,但是数字化技术也为自我学习和自我培训创造了有利条件,在线学习和培训已成为新趋势,《2020年未来就业报告》的数据显示,与之前相比,主动寻求在线学习的人数增加了约4倍。在线学习和培训的资源愈加丰富,具有很强的灵活性,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更重要的是,目前的在线学习没有明显的性别限制,对于学习者来说是相对平等的空间。无论是在新兴产业中就业、还是技术性失业后的再就业,女性都可以利用网络资源学习计算机技术、数据分析技术和信息技术等数字技能,从而实现数字技术自我赋能,使妇女充分进入“未来工作”成为可能。

    最后,充分抓住数字化转型的机遇,实现女性在新兴行业的充分参与。“机器换人”在消除大量一般性工作岗位的同时,也在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比如“机器人革命”将创造970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来自《2020年就业前景报告》),包括与之直接相关的云计算,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机器人设计、制作与控制等领域,也包括配合生产智能化和环保化转型的绿色经济、清洁能源等领域。而依托网络技术和数字平台,产生了数字微商、新媒体运营、内容生产、网络播音配音等新的就业形式。可以说,数字化转型打造出新的就业空间,由于产生时间短、就业形式新,没有直接的历史参照物,并且对学历没有特别硬性的要求,使得这些新空间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脱离传统性别角色定位的影响,女性应该抓住这一“数字平等”机会进入“未来工作”之中,努力在未来工作领域实现性别平等,从而打造平等的未来。


(作者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研究》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