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妇检中更好地保护女性的隐私和尊严?专家建议→
作者:周韵曦 资料来源:性别研究视界 发布时间:2022-03-24

近日,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发布《中国育龄女性生殖健康研究报告2022》(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在妇科症状高发背景下,国内育龄女性主动采取健康管理行为的比例明显偏低,且有相当一部分女性在出现妇科症状后选择不去医院、自我处理。有专家就此指出,女性在妇科疾病上的擅长忍耐,与社会环境的支持和关爱不足有很大关系。


在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推进“三孩”生育政策更好实施的背景下,促进女性生殖健康显得尤为重要。但相当一部分女性因心理原因逃避、回避妇科检查,则会对她们的生殖健康产生威胁。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专家们建议,应将人文关怀更好地融入妇检工作中,让广大妇女在妇检中也能享受到舒适化医疗服务。


20220325518630.jpg


妇检中大多缺乏对女性尊严和隐私的关照


“你觉得在进行妇科检查时,尊严有被充分尊重吗?”


当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在多个微信群中抛出这一话题时,很快就引发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


几年前,家住北京的萌萌(化名)有过一次郁闷的妇检经历。


彼时,萌萌刚26岁,尚未结婚。那是一次由单位统一安排的体检。体检中,她第一次走进妇科检查室。“已经脱了裤子坐上妇检床了,医生才询问有没有结婚和性生活史,当我回答没有时,她突然冷冰冰地说:‘那你还来检查什么?浪费我一个内窥器’。听到医生这样的责备,我眼泪差点流出来。”


更让萌萌尴尬的是,“衣服还没整理好,她就叫下一位进来。”衣衫不整的萌萌慌乱中迎头碰上同事进来,让她当场有种“社死”的感觉。


这次经历让萌萌从此对妇检有了心理阴影。此后连续3年,她都没有勇气再次走进那家医院的妇检室。“我们单位年年体检都是那家合作医院,我肯定是不想再看见她了。”


在妇检过程中产生过“羞耻感”的还有小琪(化名)。29岁那年,她在北京某医院挂号做宫颈抹片检查,进去时才发现是个男医生。秉持着对妇科医生的性别无所谓的态度,又看到对方专门找了一位女医生陪同,最初小琪很认可他的规范做法。


没想到在抹片过程中,男医生突然冲女医生大喊:“哎呀她有纳囊(宫颈纳氏囊肿)!你快来看呀她有纳囊!”几声大喊顿时让小琪蒙了圈。“走出检查室,我越想越不对劲,最终选择了投诉,但我的投诉并没有得到医院反馈。”小琪郁闷地说。


采访中,记者发现,一项简单的妇科检查,给不少女性都或多或少地留下了难以释怀的心理阴影。


  • “做阴超时因为感觉疼痛叫出了声,大夫就嫌我矫情”;


  • “剖宫产的时候,身边围着好几位实习生,感觉自己像个‘标本’”;


  • “病房所有床之间没帘子,手术后的女患者们都袒胸露背地躺在一起,感觉女病人之间好像不需要隐私,只要不让男性进房间就行了”。


    ……


这些经历让大多数受访者认为,当下的妇检过程中,大多缺乏对女性尊严和隐私的关照。

20220325901513.jpg


因羞耻、畏惧感而逃避妇检会严重威胁女性生殖健康


《报告》显示,在所有受访者中,高达70.6%的女性在过去一年内至少出现过一种妇科症状,其中仅有57.8%的女性在出现症状后选择就医,而就诊者中,又有六成以上女性被确诊患有妇科疾病。但即使确诊比例颇高,也有相当一部分女性在出现妇科症状后选择不去医院、自我处理。


针对这一现象,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中华预防医学会妇女保健分会委员蒋泓对媒体表示,女性在妇科疾病方面表现出的擅长忍耐与社会环境的支持、关爱不足有很大关系。


这一说法得到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尹玲的认同。


“别说普通就诊者,就连我们妇产科的很多年轻护士和医生,上妇科检查床时都很犯怵。”尹玲笑了笑又严肃地说,“我之前也曾连续好几年不做妇检,觉得自己没事,其实这是不对的。”


尹玲的同事、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门诊护士长林秀峰也有同样的体会,“开导病人很容易,换位到自己,也倍觉尴尬。”


“我们医生都这样,更何况是普通患者了。”尹玲曾遇到过第一次做妇科检查的患者进来后不知所措,拿着垫单不知道该铺到哪,也目睹过患者走进妇科检查室后,看到是男大夫扭头就走。在她接诊过的患者中,很久没有进行过常规妇检,或者有妇科症状拖了很久才就诊的患者很常见。


在她看来,因羞耻、畏惧感而逃避妇检,最终的代价是巨大的。


春节前,一名病患从河北来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就诊,检查结果令尹玲倍感惋惜。“这名病患今年才27岁,通过剖宫产生育过两个孩子,有性生活史十年,但一次妇科检查都没做过,就连产检也只做个B超。最初感到不舒服时一直忍着,直到白带异常、有接触性出血才去医院就诊,一查已是宫颈癌晚期。”


“作为有经验的妇科大夫,只要患者坐上检查床,我们通过内窥器给她看一下、摸一下,可能就能在早期发现、尽早解决问题。”尹玲解释道,“一个妇科检查加一个超声,就能把妇科疾病尽早筛查出来,当妇科恶性肿瘤尚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治疗手段时,早期筛查就有了更重大的意义。”


从医30多年,尹玲深知,一个病人就是一个家庭。“近年来,宫颈癌的早诊早治使得宫颈癌前病变得以被发现,再加上HPV疫苗的临床应用,让宫颈癌的早期诊断和治疗成为可能。”她呼吁广大妇女,“妇科检查之于女性是极其重要的,一定要定期进行常规妇检。”


通过一系列善举提升医疗机构服务质量


《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明确提出,妇幼健康是全民健康的基础。而有调查数据显示,我国约有70%的育龄妇女罹患过不同程度的妇科疾病,年轻女性的发病率也居高不下。专家们指出,妇科检查是保证女性健康特别是生殖健康的重要手段,应将人文关怀更好地融入妇检工作中,从提升就医服务、营造温馨环境、尊重尊严隐私、及时科普宣传等多方面帮助广大女性消除对妇检的羞耻、畏惧心理,积极定期接受妇科检查,从而促进女性生殖健康。


2000年,尹玲曾赴新加坡竹脚妇幼医院专修妇科内镜。她注意到,当地医生进行妇检之前,会先由护士用盖单将患者覆盖好,仅暴露阴道口。如果有实习生跟诊,也会提前征得患者同意。“这对患者的隐私保护就做得特别到位。”回国以后,尹玲也想把这套方法应用到工作中。


然而现实是,由于我国人口基数大,妇科门诊长期人满为患,“挂号难”问题长期存在。为了提高看病速度和效率,实现“病人大老远来了都能给加号”,尹玲不得不在检查室内安置两张检查床,中间以一帘相隔,人多的时候还要“两个病人一起上”。


“良言一句三春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既然硬件条件有限,尹玲改变了思路:检查前的科普宣传可以增强患者对生殖健康重要性的认识;友善的话语、适时地安慰可以缓解病人的紧张、畏惧情绪。她表示,妇产科的医护队伍应该提高职业素养,重视沟通,言语中对病人好一些。“一定要把病人当成我们的姐妹、母亲,想象我们自己躺在那的时候,希望得到怎样的对待。”


“放窥器这件事看似简单,但也讲究进入的角度和速度,其实是可以通过操作手法改善妇检所产生的不适。”林秀峰在工作中也有这样的体会,“就诊者躺上检查床后,如果能对医生产生亲切感和信任感,就能更好地放松。患者也只有在放松状态下才能降低检查带来的不适感。”她还建议,应规范医疗过程中的用语、推广个性化的操作手法。


针对一些患者因实习生跟诊而产生的心理不适,尹玲认为,以医带教、以教促医是教学医院的重要工作之一,但在安排实习生跟诊前,首先应尽量做好患者的思想工作,讲明教学医院实习生跟诊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在事前征得患者同意。同时要避免跟诊实习生数量过多,降低患者的心理压力。


除此之外,升级检查器械也很必要。据尹玲介绍,目前北大医院使用的妇科检查床仅有升降功能。但每个患者身材不同,单一固定的检查床无法满足每个患者的需要,检查时体位的特殊性使得一部分患者体验感不佳。她希望,“能尽早普及推广国产的自动化妇科检查床,提高就诊者妇检的舒适度和医生检查效率。”


随着如今生活条件的改善、观念的改变和医疗水平的提高,人们开始追求更舒适、更有尊严的就医体验。“舒适化医疗”随之走入国人视野,成为很多医院提高医疗服务、体现人文关怀的必选项。


据林秀峰介绍,为了让广大女性在妇检中享受到舒适化医疗服务,近年来北大医院做了不少努力,包括对妇产科门诊诊间、楼道进行重新粉刷,以浅粉色的主色调营造温馨明亮的就诊环境;妇产科门诊各项检查对隐私保护的需求明显高于其他科室,在隐私保护方面重点改进,每个诊间安装隔帘、窗帘,诊间门口粘贴提示患者隐私保护、就诊关门、一医一患等提示语;医务人员在服务理念上遵循以患者为中心,首问负责制,保证所有工作人员对患者有较高同理心,从根本上为患者解决问题。


经过一系列做法,林秀峰注意到,“患者对妇科健康重要性的认识增强了,与医生的配合度高了,医患关系也更融洽了。”


除了一系列提升医疗机构服务质量的举措,浙江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周丽萍教授认为,全社会还应大力推进家庭健康促进活动,进一步增强妇检之于女性生殖健康重要性的宣传力度,提高女性自我健康保护的能力,同时针对损害女性生殖健康的行为,要给予法律上的严惩。



来源/中国妇女报

作者/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 周韵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