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百年路】中共中央南方局与国统区妇女运动
作者:朱军 陈思 资料来源:性别研究视界 发布时间:2021-11-23

20211124406944.jpg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为回顾党的奋斗历史,讴歌党领导中国妇女运动的光辉历程,性别研究视界特推出“奋斗百年路”专栏。


今天推出第十六篇:《中共中央南方局与国统区妇女运动》。

毛泽东曾经深刻指出:“全国妇女起来之日,就是中国革命胜利之时。”全民族抗战时期和解放战争初期,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及其所领导的妇女运动委员会把党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贯穿于妇女统战和民族救亡运动中,推动国统区妇女在各条战线为抗战胜利和新中国建立做出重要贡献。


一、南方局推动国统区妇女运动的伟大实践

1939年2月2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发出《关于开展妇女工作的决定》,要求“用各种方法解释妇女大众在抗战建国及将来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重要作用”,并“立即建立与健全各级党的委员会下的妇女部与妇女运动委员会,认真的经常检查与帮助其工作,使之成为各级党的委员会内最重要的工作部门之一”。作为党在国统区的秘密指挥部,中共中央南方局设立了下属部门妇女运动委员会(以下简称“妇委”),由南方局委员邓颖超担任书记,成为党在国统区开展妇女工作的领导核心。

1.巩固扩大妇女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早在1937年9月,中共中央组织部颁布的《妇女工作大纲》就确定了“动员妇女力量参加抗战,争取抗战胜利”的基本任务,制定了“经过统一战线的活动与组织,团结各阶层广大妇女群众在党的周围,并特别注意发动与组织劳动妇女”的妇女工作路线。南方局妇委的中心工作即是围绕巩固扩大妇女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来展开。

1938年3月,还在长江局时期,为抢救因日军侵略而失去家园、颠沛流离的广大儿童,周恩来、邓颖超等在汉口倡导并发起成立了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推动国民党新生活运动促进总会妇女指导委员会(以下简称“妇指会”)改组妇指会改组后,中共党员康克清、邓颖超、孟庆树、曹孟君4人进入委员名单,而在担负日常主要工作的总干事及各组组长人员中,左派进步人士、中间派人士、国民党右派人士大体各占三分之一。南方局妇委采取发展进步力量、争取中间力量、孤立分化打击顽固力量的方针,使共产党的正确主张在大多数部门的工作中得到实行,推动了全面抗战初期全国妇女救亡运动的发展。皖南事变后,南方局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安排大部分共产党员和左派人士安全撤离,妇指会丧失了统一战线的地位和作用。1940年3月25日,南方局又在重庆筹划成立了中苏文化协会妇女委员会,由李德全任主任委员,积极推动中苏妇女及反法西斯同盟国妇女友谊和文化交流、动员各界妇女参加世界反法西斯斗争。

南方局广泛团结争取妇女界的朋友,与宋庆龄、何香凝、李德全、史良等国统区妇女领袖都建立了长期合作、相互信任的密切关系。特别是在宋庆龄1941年底来渝定居之后,热心参与妇女界活动,例如出席三八节纪念大会、妇女界欢迎英国议会访华团茶会以及中苏文协举办的各类茶会酒会等,以其在国内国际的影响力推动妇女救亡运动发展。

2.广泛开展对国统区妇女的宣传动员

南方局特别重视舆论阵地建设,于1940年5月16日在《新华日报》开辟了《妇女之路》副刊,张晓梅、卢竞如、苏镜等妇委成员先后担任主要编辑,作为指导国统区妇女运动的专门刊物。至1947年2月16日共出版149期(皖南事变后休刊一年),发表文章597篇,主要内容包括传达中共中央有关妇女工作的方针政策,反映抗日根据地和解放区妇女运动成就,介绍国际妇女反法西斯斗争事迹,关注国统区妇女政治经济权利、职业状况和家庭问题等。除了《妇女之路》这一党在国统区的公开喉舌,在南方局妇委秘密领导下,在国统区坚持时间较久、影响力较大的妇女刊物还有《妇女生活》和《现代妇女》等。几个刊物紧密结合时局变化,根据不同阶段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和妇女斗争方向及时调整宣传重点和宣传策略,对推动国统区妇女运动起到了重要舆论导向作用。

针对占据人口绝大多数、目不识丁的基层妇女,南方局妇委采取适合妇女实际的宣传方式,如出版壁画壁报、组织街村演剧队、传唱抗日救亡歌曲等,并注重发挥知识女性的桥梁作用,呼吁知识妇女到农村去、到工厂去,帮助广大劳动妇女参加到民族救亡的战斗中。

3.组织各阶层妇女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南方局妇委团结国统区各阶层妇女,组织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抗日救亡运动。例如广泛进行抗战募捐,先后发起了妇女界献金运动、缝制寒衣运动、捐献飞机“妇女号”运动等,一定程度缓解了战时经费,支援了前线抗战。声讨汪精卫卖国行径,利用1940年“三八”纪念大会开展声势浩大的讨汪运动,发起妇女界反汪签名,签名者达上万之众,对制止国民党妥协投降趋势蔓延起到了积极作用。组织慰劳前方将士,1939年国统区妇女写往前方的慰问信逾五十万封,直接奔赴前线慰问的战地服务团达数百个,帮助前方将士做了救护、慰劳、探报敌情、破坏敌人交通等大量战地服务工作。关怀后方伤员和抗属,推动成立陪都辅助抗战军人家属委员会,“以工代赈”帮助抗属解决经济和生活困难。动员妇女搞好后方生产,宣传推广陕甘宁边区生产经验,通过妇指会生产事业组加强对国统区妇女生产的组织领导,推动开办了新运纺织工业社、新运纺织厂、乐山蚕丝试验区、松溉纺织试验区等企业,解决了数万妇女的就业问题,也为抗战生产了大量物资,有力地支援了前线作战。

4.争取妇女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权利

“从争取抗战民主自由中争取男女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的平等,改善与提高妇女地位,反对一切封建束缚与压迫”,是1937年《妇女工作大纲》提出的妇女运动总目标。南方局在注重动员妇女投身民族解放的同时,也坚持动员妇女自己起来解放自己,努力争取女性在各方面的平等权利。

在政治上,推动开展了两次妇女宪政运动。第一次在1939年底到1940年春,重庆30多个妇女团体召开了7次宪政与妇女座谈会,分别就“什么叫做宪政”“抗战与宪政的关系”“实行宪政与妇女解放”等问题进行激烈讨论,达成了增加国民大会妇女代表名额、争取宪法上切实规定男女各方面平等的条文、给予妇女各种保障与扶助、更好促进妇女参政等意见。第二次在1944年初到1945年春,为响应党提出的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南方局妇委以《现代妇女》杂志和中国妇女联谊会等为阵地,与已处于国民党控制下的妇指会争夺运动方向的主导权,反对后者主张的仅以扫除文盲为核心的宪政,而要求实现妇女及全体人民在各方面的平等权利,推动国统区妇女宪政运动朝着争取和平民主的方向发展。尽管两次运动的主张都未真正得到实行,但起到了一定的教育动员和解放思想作用。

在经济上,坚决反击“妇女回家”论,争取妇女平等就业权。1941年1月,国民党将原属社会部的妇女运动指导委员会改隶属组织部,加强了对妇女运动的控制,并召开全国妇女运动干部会议,公然提出“妇女回家”的主张。国统区各部门、企业裁撤女员工的风潮越演越烈,鼓吹妇女回家做贤妻良母、少参与社会运动的舆论再度甚嚣尘上。南方局妇委在其领导的几大刊物上都组织了大规模的反击“妇女回家”论战。宋庆龄发表了《中国妇女争取自由的斗争》一文予以声援,高度赞扬共产党领导下的边区妇女运动,毫不客气地抨击国民党顽固派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制造妇女回家逆流的行径。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周恩来也参与论战,发表了《论“贤妻良母”与母职》一文,指出“贤妻良母”之说为男权社会张目的实质,反对以此为借口否认妇女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为这场论争做了总结。配合论战,南方局还通过各妇女团体、国民参政会等开展了一系列反对歧视、禁用女职工的斗争。最终,《请政府明令各机关不得借故禁用女职员以符合男女职业机会均等之原则案》获国民参政会讨论通过,并得到了一定程度实施。

文化上,争取妇女受教育权,大力开展扫盲工作,在农村和工厂开设识字班,传授生产技术、卫生常识和战时知识,提高劳动妇女文化水平;还通过妇指会训练组培训了大批妇女人才。干训组从1938年7月到1940年6月共开办了6期妇女干部训练班,培训学员941名,南方局安排了大量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授课,如周恩来讲“抗战何以必胜”、邓颖超讲“鼓励人民服役方法”、张爱萍讲“民众自卫方法”、张友渔讲“抗战形势”及“宣传技术研究”、陶行知讲“战时儿童教育”等。这些学员毕业后被分派到各地从事战时妇女工作特别是乡村服务工作。

二、南方局妇女工作的历史贡献

从1939年初成立到1946年5月南方局东迁,南方局妇委领导国统区妇女工作,推动妇女运动发展,为争取民族解放和妇女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是增强了夺取抗战胜利的力量。南方局妇委通过卓有成效的统战工作将国统区各阶层妇女团结起来,与解放区的妇女斗争遥相呼应,成为一股与男子并驾齐驱的抗战力量,为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做出贡献。二是抢救保育了大量难童。在存续的8年时间里,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先后在全国各地建立了20多个分会和50余所固定保育院,各保育院的人员配备大都经过南方局妇委研究,使中共地下党员和爱国进步妇女成为其中的骨干力量,在募捐、抢救、运送、保育等工作中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8年来共收容因战火而流离失所的难童近三万名,为革命和建设培育了大批新生力量。三是促进了妇女解放在南方局广泛开展的文化宣传教育工作之下,国统区妇女要求解放、追求平等的意识得到觉醒,在争取就业权和改善工作条件的斗争中也取得了一些实际成果。四是为党在国统区赢得了民心。南方局为妇女权益的奔走呼号和对全面抗战路线的坚定贯彻,提高了共产党在国统区妇女群众心目中的地位,将大量爱国进步妇女团结在党的周围,为解放战争胜利和新中国建立奠定了重要政治基础。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广会宋庆龄、李德全、谭惕吾、倪斐君等国统区妇女界代表,进一步增进了她们对共产党政治主张的了解。

三、结语

南方局推动国统区妇女运动的光辉实践,是党领导妇女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成立之日起,中国共产党就把妇女解放当作全民族解放事业的一部分,在长期实践中推进二者的相互为用、相互促进。南方局时期,我党逐步完善和加强了国统区各级党组织的妇委、妇女部建设,坚持对国统区妇女运动的领导权。据史良回忆:“在妇女指导委员会里,斗争是尖锐的,主要表现在宣传工作和联系群众工作方面。每年三八节,都要为宣传口号问题发生严重争论……在组织乡村服务队问题上也发生过争论,但每次争论我们都胜利了。”南方局妇委通过以斗争求团结的方式,坚持党对妇女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领导权,粉碎了国民党吃掉其他妇女组织、控制整个妇女工作的企图,使妇女运动统一于抗战、统一于团结、统一于进步,朝着正确的道路和方向发展。南方局妇委会利用各种公开合法的妇女团体进行活动,结合不同阶层妇女的情况和特点,创新活动形式,改进工作方法,有效延伸了妇女工作触角,为当今的妇女工作留下了宝贵经验和启示。


作者:朱军 陈思

作者单位: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来源:中国妇运,2021年第10期

组稿人:姜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