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文化现象中的性别多元想象与建构
作者:郭力 资料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21-09-14




    ·阅读提示·

    文化多元是当下社会文化表现出的鲜明特征。文化总是以复杂多元的方式,参与着时代语境中男女性别的想象与构建。在全媒体时代,从网络文学、流行音乐热点到影视创作,这些流行文化现象潜移默化地影响和形塑着现代女性对性别的自我理解。本文作者认为,在多种文化叙事的裹挟和包围中,当代女性应具有理性的辨识能力,不盲从任何经由包装的类型化形象。

    

    文化多元是当下社会文化表现出的鲜明特征。文化总是以复杂多元的方式,参与着时代语境中男女性别的想象与构建。在全媒体时代,从网络文学、流行音乐热点到影视创作,这些流行文化现象潜移默化地影响和形塑着现代女性对性别的自我理解。

    网络文学中被弱化的女性主体

    网络文学的创作与流行不仅改变了年轻人的阅读方式,同时也影响着个体对世界与自我的理解。性别文化是其发挥影响的重要领域。创作者的性别观往往决定着作品中男女主人公的叙事功能。而在类型写作中大量结构化、模式化的人物形象系列,巩固着关于性别的刻板印象。例如女性向小说当中貌美如花的女性,总会有缘结识权力上位者,特别是有些作品热衷于铺陈对女性的萌宠化养成系列,充斥着男尊女卑的陈腐味道。而在系统类小说(指小说主角带着类似网络游戏里帮助主角升级修炼的服务器,穿越到异世界的一类小说)的创作中,“快穿模式”经常是女性金手指般的现代技能。这类女性向小说虽着力渲染现代女性的意识和能力,但依然未脱离男权的笼罩与想象。

    网络文学类型化创作当中有许多为女性读者打造的玄幻、穿越、言情等小说,且都有其固定模式。特别是小说女主的成长叙事中,对女性间关系的设想常常体现为鲜明的二元对立结构。在女主人公作为正面形象的成长过程中,设立女性对手的存在,以各种方式阻碍着女主人公成功的脚步;而反派女主人公往往是冷酷、邪恶、偏狭的典型,充满了负能量。从早期较为知名的穿越小说、桐华的《步步惊心》开始,就设定了女性间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固定模式,且惯于把女性对女性的复仇方式写到极致。而女性成长背后的叙事动力往往是与男主充满困境的感情线,或是家族复仇。最终,女性角色在男性权力帮扶下克服重重陷阱,最后以反派女性角色大快人心的毁灭为结局。

    二元对立的女性关系处理使网络文学中女性命运成长故事的类型小说,埋藏着男权文化中深刻的女性污名。从网络小说到改编影视剧如著名的《甄嬛传》等,都不乏“女性只有踩着女性才能够争取到发展空间”的刻板认知。在网络流行语当中,“塑料姐妹花”“绿茶”等对女性及女性关系的命名,也同样复刻着对女性本性的污名化,直接或间接地否定了姐妹情谊的存在,破坏着女性团结的可能。

    流行歌曲彰显出的现代女性意识

    女性主义思想对于现代女性而言,最重要的在于精神独立和主体性的形成。21世纪以来,年轻一代女性自信开放,彰显出现代女性的生命风采。近两年的综艺节目如《乘风破浪的姐姐》更是呈现出新时代女性勇敢独立的个性与理性成熟的风采。这款综艺节目的主题曲《无价之姐》,也成为被女性广为喜爱的流行乐曲。

    音乐世界关于性别的认知与形塑作用,始终是一个有待于深化研究的课题。听众可以感觉到男性或者女性歌唱者所赋予的乐曲的风格。男女不同的声线以个性化的方式传达出他们对乐曲的艺术创造和理解。音乐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听者对性别的认知方式。李宇春的《无价之姐》和王莎莎的《姐就是女王》,是两首明亮欢快又提神振气的歌曲。女性乘风破浪,创造自己的人生舞台,以“无价之姐”的状态向世界表明自己的价值和魅力。而逆风飞扬大喊着“姐就是女王”的歌唱形象,是当代女性所认可和期待的生命存在。歌唱者骄傲地宣告“不做谁的公主做霸气的女王”,表达出当代女性创造自我、贡献社会的时代风貌。

    动漫电影演绎的新女性立场

    迪士尼公司近年在中国大陆上演的几部动画片对女性性别认知的影响值得关注。《冰雪奇缘》《花木兰》《黑白魔女库伊拉》均以女性青春与成长为叙事主题。而这些少女成长故事中,或多或少隐含着女性自我认知的探寻之旅。

    《冰雪奇缘》中姐姐艾莎的手可以在天地间幻化出壮丽宏伟的冰雪王国,但这个魔法般的超能力隐藏多年,是生命中的禁忌。电影的魅力在于让姐姐发现自己的超凡能力,挣脱生命的束缚,以一双解放的手挥洒出自己所要的生命风景。电影的宗旨映射了女性主义思想:女性的身体从来都不是怪物,身体解放是女性解放的生命基础。女性应是自己身体的主宰,只有解放了双手才能够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花木兰是女扮男装代父出征的巾帼英雄。而在迪士尼影片《花木兰》中,花木兰化名为“花军”。女巫却对花木兰说,你连自己真实的姓名都没有,怎么会有真实的自己?一语惊醒梦中人,花木兰还原了本真自我,开始以女儿身呈现在观众面前。花木兰在战场上一袭红装,长发飘飞,奋勇杀敌,人们眼里的花将军成了一位女将军。花木兰在电影当中终于脱下了扮演男性的盔甲,做回真实的自己,这何尝不是在历史缝隙中寻找女性的真实力量。

    而今年上映的迪士尼影片《黑白魔女库伊拉》中,人性的美与丑、善与恶浑然一体地存在于库伊拉的生命中,十分耐人寻味。在社会文化心理对女性的期待中,女孩从出生起就开启了成长为善良天使的过程。而在这部电影中,天使与恶魔共存,黑与白相随,呈现了生命的复杂性与独特魅力。就像弗吉尼亚·伍尔芙曾号召职业女作家要“杀死房间中的天使”,男权视角下男性喜欢的顺从与善良并非女性生命的全部。还原女性生命的真实,黑与白、善与恶本就都存在于人性之中。对强权勇敢抗争的女性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一间屋。

    在当下的全媒介时代,网络文学、流行音乐、影视作品等是一种快餐式的消费文化,也是现代生活快节奏下人们进行文化接受的选择。流行文化当中的性别叙事或隐或显地影响着当代青年女性对自我性别的认知。在多种文化叙事的裹挟和包围中,当代女性应具有理性的辨识能力,不盲从任何经由包装的类型化形象。无论是“女神”还是“女奴”,都不是女性解放的真实。现代女性的生命之路在自己的脚下,要凭借自己的能力与智慧为文明的发展贡献力量。

    (作者为黑龙江省作协副主席,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