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 厕所革命:让“隐秘的角落”不再尴尬
作者:贾莹莹、周丽婷 资料来源:性别研究视界 发布时间:2021-07-29

  ● 记者走访了河北、湖南、辽宁三地发现,各地从思想认识、文化观念、政策措施、体制机制等各方面因地制宜采取一系列举措,深入推进农村厕所革命,以农民的满意度、幸福感作为衡量改厕改革的重要指标 

  ● 2018年以来,湖南全省完成农村改厕300万余座,18个一类县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达93.9%,二三类县卫生厕所普及率分别达 92.2%、80.3%。全省累计创建美丽乡村示范村6500多个,认定省级及以上绿色村庄1.98万个

  ● 2018年~2020年,石家庄市共改厕67万座。4个一类县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了94%,7个二类县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了86%,6个三类县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逐步得到了提高

20210730246992.jpg

贵州省清镇市新店镇一处村级公厕外墙上贴有粪污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利用系统图。新华社记者 向定杰/摄

盛夏时节,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角山镇利民村的千亩荷花竞相开放,清香怡人,令人陶醉。如诗如画的美景使这里成为乡村游的网红打卡地。

然而,几年前的利民村还是另一番景象,“脏乱差”一度成为这里的代名词。在村党总支书记朱宏弼看来,利民村能有如此大的变化都得益于一场农村“厕所革命”带动的人居环境整治工程的实施。

 “小厕所”里蕴含“大民生”,农村改厕不啻一场“革命”。补齐农民群众生活品质短板、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是助力乡村振兴,提升农民幸福指数的重要途径。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对深入推进农村厕所革命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十四五”时期要继续把农村厕所革命作为乡村振兴的一项重要工作,发挥农民主体作用,注重因地制宜、科学引导,坚持数量服从质量、进度服从实效,求好不求快,坚决反对劳民伤财、搞形式摆样子,扎扎实实向前推进。

近日,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走访了河北、湖南、辽宁三地发现,各地从思想认识、文化观念、政策措施、体制机制等各方面因地制宜采取一系列举措,深入推进农村厕所革命,以农民的满意度、幸福感作为衡量改厕改革的重要指标。

01

打消顾虑 做改厕“明白人”

听说要改厕,石家庄市元氏县赵同乡南白楼村原妇联主席耿爱敏是村子里第一个响应的。她说,从记事起,家家户户都是连茅圈,一年四季臭烘烘、脏兮兮的。雨天,没法下脚;夏天,苍蝇到处飞。

在耿爱敏的带动下,2019年南白楼村改厕工作很快推展开来,如今村里500多户人家全部改厕完毕。“我们这儿的厕所改造还比较彻底,水管直接接入卫生间,不用再单独提水过去冲厕。村里的水是免费使用的。”耿爱敏说。

家住沈阳辽中区养士堡镇养前村的陈素娟不仅改了厕,还安上了热水器,“大热天,自家能冲个澡,太舒服了!”但是在改厕之初,她和其他村民一样顾虑重重。“改完之后是啥效果,后续维护、清掏费用高不高?”为了让村民们了解政策、打消顾虑,村里利用跳广场舞的时候讲政策、村干部入户宣传,大喇叭、宣传单、拉条幅,村里展开了全方位立体宣传。村支部书记肇刚说,现在“厕所革命”已经深入民心,一些原本持观望态度的村民看到改厕后的变化,也表达了改厕的意愿,村里共有357户农民选择室内如厕。

在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角山镇利民村,开在家门口的厕所革命恳谈会解开了村民改厕的“心结”。村党总支书记朱宏弼说,由于资金有限、水源不足等现实问题影响了部分群众改厕的积极性。针对这一问题,利民村召集各个村组召开村民小组会,党员干部到群众家门口召开厕所革命屋场恳谈会,和群众一起把改厕的政策讲清楚,把改厕的模式讲清楚,把改厕的大账小账算明白,让群众自觉参与改水改厕全过程,实现了从“要我改”到“我要改”的转变。

02

环境美化 做改厕受益人

2020年上半年,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角山镇利民村的汤守幼在自建房旁边建了一个新的厕所。记者看到,厕所装饰一新,地面和墙面贴上了锃亮的瓷砖。汤守幼告诉记者,自从有了新厕所之后,全家人提升了卫生意识,厕所每天都保持得特别干净。

与汤守幼家变化相得益彰的是,改厕之后,村里的人居环境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臭气熏天,苍蝇到处飞。现在环境改善了,到处都是花花草草,连空气都好多了。”村民钟玉祝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告诉记者,通过环境整治,村里还建了文体广场。平常村民在这里跳广场舞、打乒乓球,幸福指数很高,村里多了一个留得住乡愁、拢得住人心的好地方。

据了解,2018年以来,湖南全省完成农村改厕300万余座,18个一类县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达93.9%,二三类县卫生厕所普及率分别达92.2%、80.3%。全省累计创建美丽乡村示范村6500多个,认定省级及以上绿色村庄1.98万个。

不仅居住环境更优越了,家住辽宁盘锦市大洼区石庙子村的李玉娥还吃上了“旅游饭”,由于改厕的全面推进,村里的基础设施和环境越来越好,李玉娥把自家小院改成了民宿,黄金周时游客络绎不绝。她告诉记者:“以前城里游客来总抱怨咱村里的旱厕不卫生,现在全部改成室内卫生间,咱家房价翻了一番!”

改厕,看似是一件小事,却是关系民生的大事。在河北元氏县掀起的“厕所革命”中,妇女“撑起了半边天”。元氏县妇联主席刘丽丽向记者介绍,2019年春天,县妇联在石家庄市率先开展妇女参与“厕所革命”专项行动。组成了一个由150名妇女工作者构成的“先遣队伍”,经过培训后分成15个小组,进驻全县15个乡镇。

为了巩固成果,元氏县妇联陆续为改造后卫生环境保持良好的厕所挂牌,命名为“放心、安心、随心、舒心”的“四心厕所”,并提倡“厕所卫生、妇女先行”,引导全县广大农村妇女从我做起,保持厕所洁净卫生,改善家居环境,有效促进城乡环境综合治理。

03

共建共享 做改厕“管理人”

厕所改造得好不好,群众说了算;厕所革命成不成功,时间说了算。沈阳辽中区杨士岗镇在全面铺开改厕工作时立下了“军令状”。杨士岗镇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改厕验收时,只有群众签字,才算验收合格。为了保证厕所质量,将保留5%的质保金,在1年内不存在任何问题的情况下,再予以支付,对于一些有“软装”要求的村民,镇里会积极协调优惠价格,尽量让老百姓用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

农村改厕,改得卫生、干净很重要,但如何管护,让农民用的无后顾之忧更重要。

在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角山镇利民村高老屋组“星级农户”评选公示墙上,记者看到,由村民自发组织开展卫生评选,每月上墙公示,年度统一表彰。为发动农户做好自家房前屋后保洁,角山镇制定了村(社区)和农户考核评比办法,每月开展“大评小奖”,不断激发农户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为方便村民及游客如厕,利民村先后建了两个公厕,由村委委员、村民小组长管理,并提供了两个公益性岗位,请专人维护保洁。2019年,石鼓区在乡村建了8个公厕,今年将再建5个。石鼓区农业农村局局长华喜容介绍,区财政每年给予每个村10万~15万元的资金支持,保障日常维护和保洁。同时,石鼓区每个季度对乡村环境卫生进行一次评比打分,对“优秀”和“良好”的乡村给予1到2万元的奖励,而“一般”的不予奖励,极大激励了乡村环境卫生的保护。

石家庄市人居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改厕工作中,石家庄市明确了“先建后补,以奖代补”政策,调动了县级财政投入的积极性,解决了“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在全国率先编制《石家庄市农村厕所革命工程建设技术规范》,解决了改厕模式和改厕标准问题。另外,还在全国率先创建《农村厕所革命管理系统》,用信息技术让数据说真话。

据统计,2018年~2020年,石家庄市共改厕67万座。4个一类县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了94%,7个二类县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了86%,6个三类县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逐步得到了提高。在粪污处理和资源化利用方面,全市17个县(市、区)均出台了县级农村户厕长效管护机制建设方案,初步实现了“厕所坏了有人修、粪液满了有人抽,抽走之后有利用”的目标。  


来源:中国妇女报

编辑:林丹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