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现性别平等转折点把握决定性机会 ——关注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65届会议(下)
作者:李英桃 王天禹 资料来源:性别研究视界 发布时间:2021-03-25


    编者按

    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65届会议于3月15日开幕。围绕会议优先主题,各方在大会执行局所提供《商定结论(草案》的基础上进行磋商,将于3月26日大会闭幕前表决该文件。目前,相关主题的部长级圆桌会议、对话会、边会及其他平行活动正陆续展开,尤其关注新冠疫情对女性造成的影响、消除对参政妇女的暴力、消除妇女平等参与公共生活的障碍等议题。会议高度重视即将举办的“平等一代”论坛,鼓励更多具备包容视野的年轻人成为倡导性别平等的领导者。

    

    作为专门致力于促进两性平等和赋予妇女与女童权能的全球决策机构,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旨在讨论妇女所面临的不平等与歧视问题、引导公众关注社会禁忌并打破刻板模式、增进全球妇女和女童权利。每年3月召开的妇地会年会则集中商讨全球在性别平等、赋权妇女与女童方面取得的进展、确认其面临的挑战、制定相关政策并确定全球标准。大会就其优先主题形成的成果文件称为《商定结论》。

    本届妇地会于3月15日开幕,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普姆齐勒·姆兰博·努卡等联合国官员和来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在开幕式上发表了讲话。根据会议安排,相关主题的部长级圆桌会议、对话会、边会及其他平行活动正陆续展开。围绕“妇女充分有效地参与公共生活及决策,消除暴力,以实现两性平等和赋权所有妇女和女童”这一优先主题,各方在大会执行局所提供《商定结论(草案)》的基础上进行磋商,并将于3月26日大会闭幕前表决该文件。

    关注疫情“女性面孔”,化危机为转机

    古特雷斯在开幕讲话中提出,疫情给妇女和女童带来灾难性影响,疫情危机有一张“女性面孔”,深刻反映出政治、社会、经济体系中存在的性别不平等。努卡强调,这一流行病是我们所经历的最具歧视性的危机,它给最无力应对它的人带来最艰难的挑战,影响到全世界妇女的生活,更把许多女性囚困在暴力之中。

    《商定结论(草案)》中强调,通过为相关工作组、常设委员会和其他决策机构设置性别平等目标、任命妇女和两性平等倡导者担任领导职务等办法,确保在决策机构和决策过程中,对新冠疫情的应对和所采取的疫后恢复措施具有性别敏感性。古特雷斯呼吁采取五大行动,以加强妇女代表性、参与度和领导力:一是废除一切歧视性法律;二是采取具体措施,确保妇女在任何位置都有平等代表性;三是以同工同酬措施等使妇女从事体面工作;四是通过应急计划应对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五是寻找并支持致力于建设更加公正、平等世界的年轻女性领导者。

    消除对参政妇女的暴力,把握实现平等的决定性机会

    本届会议的优先主题涵括了“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和“妇女参与权力和决策”两个北京《行动纲领》的重大关切领域,两者之间的联系也进一步突显出来。研究表明,随着越来越多妇女获得权力,在公共生活中对妇女的暴力和骚扰有所增加,针对活跃在公共生活中妇女的基于性别的暴力、网络欺凌和性骚扰也越来越普遍。

    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主席穆尼尔·阿克拉姆在开幕发言中提出,妇女全面参与决策和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的歧视具有内在联系,妇女参与公共生活仍受到阻碍,对妇女的暴力仍普遍存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促进性别平等上都面临挑战。联合国大会主席博兹克尔在发言中也介绍了对参政妇女的暴力给妇女参政带来的消极影响:妇女因遭受暴力而无法行使投票权、不能参与竞选的情况普遍存在。

    努卡在致辞中强调,本届妇地会是实现性别平等的一个转折点。当前人类面临两大挑战——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危机,这两大危机对妇女发展的影响尤为严重。决策者的政治意愿对决策至关重要,疫情已经展现出在决策机构中提高女性代表性的重要意义,但她们在决策中的代表性却不高。她认为,通过本次会议《商定结论》是提高妇女政治代表性的关键时刻。努卡借此呼吁参加妇地会的各方代表采取大胆行动。古特雷斯也在讲话中强调“性别平等本质上是一个权力问题”,妇女的充分代表性和领导力是前进的先决条件,她们必须处于疫后恢复工作的“前沿和中心”。

    采取协同行动,消除妇女平等参与公共生活的障碍

    于2020年12月向本届妇地会提交的《妇女充分有效地参与公共决策,消除暴力,以实现性别平等和增强全体妇女和女童权能的秘书长报告》中提出:实现性别平等是一项集体责任,需要男女同心协力,完善现有制度。若有更多妇女进入决策机构,她们之间就能建立更强大的联盟,以推动促进性别平等法律、政策和预算的制定与实施。为消除阻碍妇女平等参与决策及在私营部门担任领导职务的障碍,秘书长报告、《商定结论(草案)》和与会者发言中都提出了许多具体措施和建议。

    在部长级圆桌会议中,各国代表介绍了本国促进妇女政治参与和预防、消除对妇女暴力的经验与挑战。例如,伊朗政府明确政府官员中妇女所占比例要达到30%,目前该国妇女参政率已从7%上升到25%,并希望尽快达到配额要求;哥斯达黎加代表介绍了该国女性领导者相互支持,建立推进性别平等、预防暴力联盟和网络的经验;法国女性高级公务员比例已从2013年的32%增加到现在的37%,但仍未达到法律规定的40%的目标,该国代表认为,妇女参政水平低不仅损害妇女权益,也损害全社会福利;西班牙将推动性别平等、增进妇女和女童权能视为该国外交政策的“脊梁”,等等。

    第65届妇地会执行局准备的《商定决议(草案)》提出的目标是:使男女同等地担任所有公职、参与决策,消除阻碍妇女参与公共生活的暴力行为。其中所提具体举措强调了不同层次的协同合作:其一,加速执行《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履行《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和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等国际文书,在实现性别平等、赋予所有妇女和女童权利上的作用是相辅相成的,需要确保发挥其协同作用;其二,联合国系统各机构应在授权范围内与其他相关国际金融机构、利益攸关方一起支持会员国,并应其要求,努力确保妇女充分和有效地参与公共生活和决策,消除暴力,实现性别平等、增进妇女和女童权能;其三,呼吁推动联合国妇女署在促进性别平等和增进妇女和女童权能中继续发挥核心作用,协调联合国系统、动员民间社会、私营部门、雇主组织、工会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在所有层次上,支持全面、有效和加速实施《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及“2030年议程”等国际文书中有关妇女充分有效地参与公共决策,消除暴力,以实现性别平等和增强全体妇女和女童权能的目标。

    重视代际合作,力争成为“平等一代”

    “平等一代”论坛在本届妇地会开幕讲话中被多次提及。该论坛目的是讨论两性平等的紧急行动和问责问题,为规划未来之路、加快实施1995年北京世妇会性别平等目标提供重要契机,将分别于2021年3月29日至31日在墨西哥城、6月30日至7月2日在巴黎举行。

    2021年3月19日,“平等一代”青年工作组、联合国妇女署和联合国秘书长青年问题特使办公室联合举行了一场高级别对话,以检视不同代际共同领导和相互问责的含义,提出必须消除妨碍妇女平等参与决策与在私营部门担任领导职务的障碍,并期待与来自不同群体、对社会更具包容性视野的年轻人共同致力于性别平等。该对话活动为人们提供了在“平等一代”论坛启动之前确定青年优先事项的机会。

    应该说,“平等一代”论坛是一次主要面向年轻人的平等行动,既表明北京世妇会召开25年以来全球妇女运动的代际更替与精神传承,体现出不同人群共擎火炬,为实现性别平等不懈奋斗的精神,也表达了国际社会加速行动、争取早日实现性别平等、赋权妇女和女童的决心。努卡将其与第65届妇地会并称为“实现性别平等的转折点”。

    正如博兹克尔在开幕讲话中所呼吁的,“团结起来,我们就可能成为平等的一代”。让我们团结起来,为“妇女充分有效地参与公共决策,消除暴力,以实现两性平等和赋权所有妇女和女童”而努力。

    (李英桃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导,王天禹为该系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