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视角看新冠肺炎疫情对妇女和女童发展的挑战及应对
作者:马瑜骏、杨玉静 资料来源:性别研究视界 发布时间:2021-03-23

编者按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全世界人民的健康和生活都带来了严重影响。由于女性在经济社会结构中的脆弱性,她们在这场危机中面临着更大的挑战。本期性别研究视界通过收集整理相关资料信息,从全球视角分析了新冠肺炎疫情对妇女和女童发展带来的挑战、梳理了各国政府和国际机构所采取的应对措施,为我国在统筹推进常态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中进一步推动妇女发展提供相关参考。

一、新冠肺炎疫情对妇女和女童发展的挑战

任何一场社会危机带来的影响都不是性别中立的。由于女性在经济社会结构中的脆弱性,她们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面临着更大的挑战,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疫情进一步加剧了女性面临的挑战。

1.疫情加大了妇女参与经济活动的风险

从就业领域看,在正式就业领域,女性集中的手工制造业和服务行业(如轻工业、零售、旅游等)[1]受疫情冲击严重,使女性比男性更多地面临失业、薪酬降低等风险。例如,疫情将使阿拉伯地区女性失去约70万个工作岗位,世界第二大纺织品出口国孟加拉国在疫情期间有数百万妇女失业,柬埔寨、越南和缅甸等其他主要纺织品和服装出口国也出现了类似情况。联合国妇女署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女性就业较多的住宿、食品、餐饮等服务行业,女性就业风险比男性高19%。在非正式就业领域,全球近六成女性在非正式就业部门工作,疫情使她们承受着更高的失业和陷入贫困的风险。如,在欧洲和中亚地区,25%的女性个体经营者失去工作,男性相应比例为21%,这一性别差异将随着失业率的提升而不断扩大。

从工作方式看,受工作性质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居家隔离女性远程办公的可操作性并不强。在美国和巴西,分别有约54%和67%的社会部门从业女性无法远程办公,而在低收入国家和地区,性别之间的数字鸿沟与信息不对称也使得居家办公在低收入女性群体中难以实现。

20210324706539.png

图1:受疫情严重冲击的就业部门女性比例(按区域和次区域划分)

注:受疫情严重冲击的部门指制造业、服务业、批发和零售贸易、房地产等。

资料来源:ILOSTATA数据库

2.疫情导致了更严重的妇女贫困问题

在疫情冲击下,女性面临着陷入或返回贫困甚至极端贫困的风险,且性别间的贫困差距进一步拉大。联合国妇女署统计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将使2019-2020年全球妇女贫困率上升至9.1%,到2021年,将有96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其中4700万是妇女和女童。联合国有关数据显示,疫情将使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贫穷人口数量增加1590万,贫困人口总数达到2.14亿人,其中多数是女性。联合国妇女署的数据显示,极端贫困的性别差距在青壮年群体中不断扩大,预计到2030年,全球25-34岁极端贫困人口中,女性与男性之比将由2020年的118:100扩大到121:100。

3.疫情加重了妇女无偿劳动的负担

经合组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政策报告指出,全球女性承担的无偿照料和家务劳动量约是男性的3倍。在疫情期间,停工停学使得家庭成为家庭成员活动的主要场所,然而家庭内的性别分工却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女性承担的家庭照料负担大大增加且更容易出现“工作—家庭”冲突。联合国妇女署对欧洲和中亚国家的一项调查发现,疫情期间70%的女性至少承担着一项家务劳动,比男性高11个百分点;超过半数的女性在家庭中承担着两项以上的家务劳动,而男性的这一比例为30%;43%的女性承担着三项以上的家务劳动,而男性的这一比例仅为16%。随着学校和托育中心的关闭,女性承担额外照料责任的比例增加了38%,比男性高9个百分点。率先复工的职业女性则面临着学校和托育机构仍未开放、家中儿童无人看管的问题。

4.疫情增加了妇女和女童遭受家庭暴力的风险

随着疫情扩散带来的停工停学及居家隔离,家庭成员的经济压力、防护压力和紧张焦虑情绪增加,受暴力女性可能享有的基本保护服务和社会支持网络却因疫情防护中断。亚太地区安全报告称,疫情期间性暴力和性虐待风险增加,失业或无法为家庭提供经济支持的流动女性遭受心理暴力的风险增加。哥伦比亚波哥大地区警方接到的家庭暴力热线电话增加了两倍;新加坡的家暴求助电话增加了33%;从2020年3月份开始居家隔离以来,法国有关家庭暴力的报告增加了30%。此外,加拿大、德国、西班牙、英国和美国家庭暴力的报道以及对紧急庇护所的需求都有大幅上涨。

5.疫情使妇女面临更大的健康风险

在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女性心理/精神健康受疫情影响的比例都高于男性(见图2)。例如,西班牙和意大利两国医护人员感染者中,女性比例分别高达72%和66%(见图3)。

20210324367298.png

图2:在疫情传播中心理健康受到影响的男女两性比例(按国家和地区划分)

资料来源:UN Women Rapid Gender Assessments in Asia and the Pacific, and Europe and Central Asia

20210324890343.png

图3:新冠肺炎疫情中意大利和西班牙两国男女医护人员感染比例

此外,疫情期间妇女和女童特有的保健需求和服务往往难以得到满足,这可能导致孕产妇死亡率和发病率升高,少女怀孕率增加等问题,特别是在欠发达地区。

6.疫情对贫困地区女童教育产生负面影响

在经济欠发达地区,疫情使大量女孩被迫辍学,其中贫困女孩、残疾女孩或生活在偏远农村地区的女孩受到的影响更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数据显示,全球约7.7亿因疫情被迫停课的女生中,约1100万无法继续学业。不仅如此,疫情期间欠发达地区少女怀孕和童婚现象也有所增加。

在数字化教育方面,疫情期间网络课堂的使用进一步加剧了性别之间的“数字鸿沟”。同时,女孩的学习时间和对互联网的使用还受到来自家庭的限制,联合国妇女署的调查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女孩花在家务上的时间明显多于男孩,学校关闭意味着女孩在家里承担更多的家务,这些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女童的学习质量和效果。

二、帮助妇女摆脱疫情影响的应对策略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挑战,国际机构、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纷纷采取积极的应对策略,帮助妇女减轻疫情的负面影响,缩小性别差距。

1.赋权女性,提高女性应对经济风险的能力

联合国妇女署及各国非政府组织开展了一系列帮扶计划,尤其帮助经济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女性抵御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和贫困风险。在阿拉伯国家、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联合国妇女署针对受疫情打击严重且雇佣妇女比例较大的旅游业和酒店业,开展了有关女性雇员能力建设的活动;联合国妇女署还与谷歌等机构合作制定了线上学习课程,帮助南非4500家由女性创办的企业获得了政府的经济刺激发展基金。在多哥,应对疫情的移动现金转移支付计划有65%的参与者是女性,该计划为非正规部门劳动者提供相当于最低工资30%的赠款。拉丁美洲的女性领袖建立了“女性经济赋权行动联盟”,以提高经济复苏过程中的女性参与度。

2.实施缓解女性家庭照料压力的计划

联合国妇女署在疫情期间开展“He for She at Home”活动,鼓励男性和男孩帮助女性分担家庭照料责任。另外,联合国妇女署驻黎巴嫩办公室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共同发起“因为我是男人”的意识和行为改变运动,鼓励男性分担家庭照料工作、参与抵制家庭暴力。此外,奥地利、意大利、葡萄牙和斯洛文尼亚等国家进一步完善相关政策,使低龄儿童的父母能够在疫情期间享受带薪休假;法国则将病假范围扩大到因学校停课受到影响、无法获取替代保育服务或工作安排的父母。

3.为应对家庭暴力提供资金和服务支持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敦促各国政府“将预防和纠正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作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国家计划的关键部分”。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发表声明称“暴力绝不是借口”,并呼吁各国将解决家庭暴力的服务列为应对疫情必须持续提供的一项基本服务。联合国妇女署对一些低收入国家和地区妇女和女童遭受暴力的情况进行实时监控和快速评估,对面临家暴风险的妇女和女童提供包括卫生、司法和警务、社会服务、求助热线等相关服务。

各国政府也纷纷采取措施解决家庭暴力问题。加拿大政府在疫情应对方案中设5000万加元用于为性别暴力受害妇女提供庇护;澳大利亚将1.5亿澳元国家应急资金指定用于应对家庭暴力;墨西哥政府计划投入4.05亿墨西哥比索用于解决家庭暴力问题,并要求21家家庭暴力庇护所在疫情期间必须保持开放。

此外,部分非政府组织也相继扩大针对家庭暴力的热线电话或虚拟会议空间等远程服务范围。

三、结语

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放大了女性在经济社会结构中的脆弱性,使中低收入国家的妇女和女童面临着更大挑战。联合国妇女署的报告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沉重打击了近年来全球性别平等事业取得的成果,或使全球性别平等倒退25年。面对女性在经济参与、婚姻家庭、健康与教育等方面受到的重创,各国应加强统计监测和评估,从性别视角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对不同性别群体的影响,采取积极政策和应对措施。在后疫情时代的政策安排中,将女性特殊需求和妇女权益纳入政策考量,更加重视困难妇女群体的利益诉求,努力建设一个更加平等、更具韧性和包容性的世界。

注:

[1] 全球有约40%的女性集中在这些行业,中美洲和东南亚地区的比例则分别高达60% 和50%左右(见图1)。


作者:马瑜骏为妇女研究所国际妇女研究室研究人员;杨玉静为妇女研究所国际妇女研究室副主任(主持工作)、副研究员。妇女研究所国际妇女研究室助理研究员石鑫参与资料收集。

编辑:林丹燕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