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更好地重建”:将性别视角纳入灾害管理
作者:王海媚 编译 资料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21-03-02


    ·阅读提示·

    近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题为《社会性别、灾害管理与私领域》的报告。大量统计数据及案例分析表明,妇女在灾害中受到更大影响,性别统计偏差导致灾害中妇女往往“不可见”,妇女被排斥在灾害管理决策之外;而妇女参与灾害管理有助于构建公正安全的社会环境、促进更持久的和平。报告还从低到高列出了灾害管理和降低风险危害工作的五个阶段,为实现性别平等的灾害管理提供参考。

    在海地开展的灾害培训项目。图片来源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海地办事处。

    摄影:莫里·艾梭伦

    

    近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了题为《社会性别、灾害管理与私领域》的报告,提出社会性别在减灾工作中非常重要,但由于缺乏社会性别视角,妇女在灾害发生时、灾后恢复中的真实需求没有得到足够关注,往往被排斥在灾害管理决策之外。报告强调,将社会性别视角纳入灾害管理有利于促进经济发展、优化灾害管理效果。

    性别视角在灾害管理中的重要性

    在缺乏社会性别视角的情况下,在灾害管理中处于主导地位的男性清晰可见,妇女受到的影响和发挥的作用则很少被看到。

    第一,妇女在灾害中受到更大影响。《社会性别、灾害管理与私领域》报告通过分析亚洲七次重要灾害情况数据,发现灾害中女性死亡率明显高于男性,这与社会中的性别不平等紧密相关。研究表明:在社会、经济和教育方面处于不利地位的妇女更容易受灾:贫困会加剧灾害的影响,而全球贫困人口中70%为妇女;世界范围内女性受教育程度低于男性,这使得她们接收预警信息能力较弱;数字性别鸿沟导致妇女没有足够的资源适应和应对自然灾害、冲突及流行病;妇女就业比例过高的非正规部门和中小微企业是受灾害打击最严重的经济部门;灾害发生后,家庭照料和护理工作大幅增加,迫使女童辍学和妇女失业;在社会等级中占优的男性更容易得到救援物资,妇女和女童往往面对食物短缺,孕期和哺乳期妇女的营养需求未得到充分考虑;妇女获得小额贷款和其他援助的机会更小,更难维持和恢复生计;灾害过后,妇女更容易成为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的受害者。

    第二,性别统计偏差导致灾害中妇女“不可见”。灾害对妇女(女童)和男性(男童)的影响是不同的,这就意味着基于性别和年龄的统计非常重要,但由于存在社会偏见,世界范围内灾害相关的性别统计与事实存在较大差距,不能全面反映灾害对妇女(女童)的影响。比如,遭受损失的公共生产部门多以男性为领导,尽管妇女同样参与农耕劳动,但由于男性拥有土地所有权,灾害造成的损失和需要援助的统计主体均为男性;妇女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承担照顾孩子和老人、打扫和做饭、取柴和取水等工作,但家庭内部的无偿劳动往往不被看作正规经济活动,难以计入统计数据;妇女参与非正规劳动同样被排除在统计之外;男性经常作为一家之主参加调查和统计,女性的困难和具体需求没有被看到。

    第三,妇女被排斥在灾害管理决策之外。虽然妇女受灾害影响最大,但在各级防灾、减灾、救灾和灾后恢复的决策层中鲜有女性出现。但妇女实际上可以成为灾害管理变革的强大推动者,有研究表明,妇女在灾害中有不同的经历和感受,她们更加了解灾害对家庭私领域的深刻影响,更加关注妇女自身、儿童、老人和残障人士等弱势群体的切身需求,因此其在灾害管理中做出的决策可能使得备灾、减灾和灾后重建工作更加全面、更具多样性和包容性。

    将性别视角纳入灾害风险管理的必要性

    将社会性别视角纳入家庭灾害风险管理、促进性别平等能够为充分发挥妇女的聪明才智创造条件,在灾害管理中充分发挥占世界人口一半的女性群体的力量。

    第一,妇女在全球经济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宏观来看,性别平等有利于全球经济发展,2015年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如果实现女性发挥“充分潜力”的设想,到2025年,全球年度GDP将增加28万亿美元。灾害对全球经济有重大影响,据统计,1998-2017年受灾害影响的国家的直接损失为2.9万亿美元,实现性别平等可以成为弥补损失的积极手段。微观来看,妇女在灾后和冲突后担负着社会生产和家庭照料的双重责任,特别是在很多男性可能被监禁、致残或死亡的情况下,只有承认妇女是有价值的经济参与者,而不单单是“脆弱群体”,灾后重建工作才能更加有效。

    第二,妇女参与有助于构建公正安全的社会环境、促进更持久的和平。妇女往往拥有强大的非正式关系网络,这使她们成为灾害早期预警工作的宝贵参与者,她们能够向处于危险中的人传播有意义的预防和应对风险的知识及危机警示信息,这是对传统灾害预防工作的有益补充,她们还在灾后复原中向弱势群体提供服务。2000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关于妇女、和平与安全的第1325号决议》具体讨论了冲突和战争对妇女和女童的不同影响,强调妇女在建设和平中的关键作用和将社会性别视角纳入维和建和工作的重要性。很多情况下,妇女是第一批注意到紧张局势升级为暴力的人,也是冲突后第一批应对者,她们承担了大量家庭劳动并参与战后/冲突后经济恢复工作,妇女参与和平进程有助于在冲突后建设和维持更持久、更有弹性的和平。

    实现性别平等的灾害管理的路径建议

    《社会性别、灾害管理与私领域》从低到高列出了灾害管理和降低风险危害工作的五个阶段,为实现性别平等的灾害管理提供参考。它们是:

    第一,无性别意识的灾害管理未将性别作为考虑因素。

    第二,有性别意识的灾害管理将认识到不同性别的人受到的不同影响或其不同需要,但对此只作了微小调整。

    第三,对性别问题有敏感性的灾害管理会确保在备灾、灾害应对和灾后复原中积极考虑性别问题,做出相应调整,以适应边缘化性别群体的具体需要、关切和能力。

    第四,对性别问题敏感的灾害管理会分析并系统考虑女性(女童)和男性(男童)依据特定文化和社会中的性别规范所具有的需求、机会、作用和关系。它从所有性别群体的参与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交叉性,特别重视妇女权利,以此作为以人为本的备灾、救灾和灾后复原的重要部分。

    第五,进行了性别变革的灾害管理力求解决导致性别不平等和歧视的根源和结构。它积极设计和重新改造灾害管理的方法、政策和实践,以期减少基于性别的不平等,满足所有人的需要。

    (作者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