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与妇女发展:理论与经验”学术研讨会专家观点集锦(三)
作者: 资料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126150867.jpg


专题三: 跨国流动与妇女发展


20210126459629.jpg

发言嘉宾:黄鹏丽

■ 南宁师范大学法学与社会学院副教授、博士

■ 发言题目:跨国流动中的性别身份协商——以流向越南的中国女性为例

许多研究女性流动的学者指出,性别对跨国流动有着重要的影响,而流动本身对性别身份的重塑具有特别的意义,但对这些问题的探讨常常在跨国流动研究中被忽视。越南由于其地理优势,成为中国人向东南亚国家流动的一个首选地区。对流向越南的中国女性的研究发现,性别期待即使是在一个跨国语境中仍然对受访者产生很大影响。如对未婚者,她们对流向越南一个很大的顾虑是自身的婚姻问题。受“男娶低、女嫁高”观念的影响,受访女性与男性相比,比较排斥通过跨国婚姻来解决个人问题。对已婚者而言,留守国内的孩子是她们最大的顾虑,同时也是影响她们何时回国的重要因素。研究同时也发现,为了应对性别身份对女性带来的不利影响,受访者也发展出一些积极的应对策略,包括:充分利用中越边境反复流动的便利性,在两国之间频繁地流动;给自己设定留在越南的时间期限;合理安排在两国的时间比,更好地均衡各方需要;利用家庭式合作,借助家庭资源来分担个人责任。


20210126994347.png

发言嘉宾:陈民炎

■ 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助理研究员

■ 发言题目:家庭生计与跨国流动——云南河口归侨女性的日常经验研究

在华侨华人的众多研究领域之中,华人女性成为我们深入理解华人社会结构、传统文化、家庭生活的重要研究对象和研究视角。大多数学者对华人女性的探讨是在华人父系亲属脉络之中,审视华人女性所扮演何种社会角色以及承担何种社会义务。而生活在中越边境地区的归侨群体,因其独特的家庭生计方式以及日常化的跨国流动经验,进而在家庭生计与性别分工上“男主内,女主外”的家庭发展模式,明显有别于传统的华人家庭模式。

对于中越边境地区归侨家庭跨国流动的日常实践经验以及其家庭分工模式的分析,我们应该放置在大湄公河次区域经贸往来以及当下“一带一路”面向东南亚世界的区域关系格局当中加以审视,以更加全面的视角展现中国西南边疆地区与大陆东南亚之间的族群互动、社会文化交流、经济互促的过程。通过对华人家庭结构进行分析,即以横向的夫妻关系、纵向的母子关系来展现归侨家庭结构图式,讨论这样的家庭图式与归侨家庭策略之间的内在相关性,发现在资本全球配置的背景下,云南河口归侨家庭成员的性别分工以及夫妻之间亲密关系的变化,不仅是河口归侨夫妇家庭内部共同协商的结果,而且深受外在政治经济生态格局形塑以及华人“以店为家”传统生计方式的延续。


20210126695138.jpg

评议人:王曦影

■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我所评议的两篇论文都关注跨境女性日常生活经验,都关注亲密关系内部性别角色格局,但却得出了不一样的结论。为什么都是中越边境,都是跨境女性,她们的经验却不一样,家庭应对的策略也不一样呢,为什么会形成“男主外,女主内”和“男主内,女主外”两种不同的家庭分工模式。两个研究互相对应与对照,可以给我们很多启发。建议从如下几个方面推进研究:一是在国际流动的格局里,性别角色对于女性造成的压力和束缚到底是什么样的,而女性又采取了什么样的应对策略,如何运用交叉性理论去探索其中彰显的性别、族群与阶层问题;二是探索如何研究女性的主体性和能动性,跨境女性如何承担起类似女企业家的角色,分析她们的职业身份、资本积累与国际流动之间的关系;三是将跨境妇女的日常生活经验放到历史的脉络、文化的脉络与两国国际关系的脉络里面来探讨,进一步讨论“一带一路”建设对日常生活与跨境经验有什么样的影响。


20210126580350.jpg

发言嘉宾:王笑娴

■ 作者:黄岩,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笑娴,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2019级博士研究生;麦靖仪,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2019级硕士研究生

■ 发言题目:从依附性迁徙到自主性流动:以埃塞俄比亚东坚工业园的中国女工为例

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制造企业加快了向其他发展中国家转移的步伐。中资企业在海外起步时,需要一批中国工人到海外承担技术和管理工作,这给女工提供了跨国务工的机会。与以往依附于家庭男性的女性移民劳工不同,越来越多的中国女工单身赴任,以独立合同工身份加入跨国流动。本研究基于对埃塞俄比亚一家中资工业园的田野调查和对赣州归国女工的回访,发现在中国女工的迁徙决策中,经济考量并不一定占主导地位,女工们同样渴望冒险历程和自我赋权。不同婚姻状况的女工有着不同的跨国动机。未婚女工对异国他乡的生活有着浪漫的期待,希望通过跨国务工的机会来打破被社会结构所绑定的“打工妹”生涯惯性,赋予自己更优越的眼界和见识。已婚女工在跨国流动中追寻自我肯定,借助外派工作来挑战父权制,模糊城乡二元体制界限,以技术赋权对抗资本力量。跨国务工实践对于中国女工重塑主体认同以及提升其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颇有裨益,但其具有脆弱性,一方面女工被迫面临拆分型劳动体制造成的母职缺位困境,另一方面她们遭受着不平等的性别意识形态和工厂等级制度所带来的沉重压力。


20210126996825.jpg

发言嘉宾:陆继霞

■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

■ 发言题目:南南人口流动与性别平等——一项文献述评

近几十年里,国际移民的人口数量大幅增加,其中南南人口流动的比例显著提高。在南南人口流动的群体中,女性也占据着一定的比例。南南人口流动具有一些普遍特征,如人口迁移目的为了生计而非移民,迁移的时间较短,人口构成比较多元等等,除此之外,从性别视角探讨南南人口流动,还应关注性别关系如何影响女性社会流动,人口流动又是如何影响性别关系等问题。通过梳理以往文献发现,相比较南北人口流动而言,南南国家之间女性流动的驱动力不仅包括经济因素,还包括文化和社会因素,其职业选择更多是在低酬和不稳定的工作领域,并且在社会融入上相比于男性也更低。除此之外,现有研究还揭示了南南人口流动中女性群体内部存在着一定的异质性,等等。概言之,南南人口流动中的性别不平等无论在迁移前后都有所体现,性别不平等不仅会影响女性在迁入地的就业机会、收入差异,甚至在特定的场域中,女性还面临着比男性更多的风险。期望未来有更多研究从性别视角关注南南人口流动现象,这将更加有助于女性移民的生活境遇的改善和提升。

 

20210126810040.jpg

评议人:黄玉琴

■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系系主任、教授

性别视角下的“南-南迁移”(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迁移)研究是性别与发展领域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方向。我所评议的黄岩教授团队和陆继霞教授团队的文章都关照了一些重要的议题,如女性参与南南迁移的动因,跨国迁移之后的职业内容与前景,以及跨国迁移对女性身份认同和家庭内部权力关系的影响。除了这些主题之外,性别视角下的“南-南迁移”研究还可以考虑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一是“南-南迁移”的性别机制和性别后果如何有别于国内迁移和南-北迁移。二是交织性(intersectionality)问题,即除了性别之外,其他因素如阶层、族群、地区等如何互相交织,进一步影响了女性在南南跨国空间中的经历,女性和男性各自的内部差异如何。三是性别化视角下移民对当地社会的融入状况如何。四是跨国迁移研究近期的转向如何影响“南-南迁移”研究。一个是基础设施转向(infrastructure turn), 即关注能够促进迁移的基础设施,如规章制度、技术、招聘中介、社会组织以及各种跨国、本土的社会网络,如何从性别视角分析这些基础设施;另一个是情感转向(emotional turn),情感已经成为迁移背后非常重要的动机,如移民的愿景、渴望、意义赋予及背后的文化、历史脉络。五是性别视角下的“南-南迁移”研究对性别理论建构有独特的意义。南南迁移是否会促进第三世界国家之间意识形态的碰撞,这会对欧美主流的女权主义运动之外的第三世界女权主义的发展产生怎样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