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学发展的四大动力与未来愿景
作者:叶文振 资料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20-12-29

编者按

梳理女性学的学科历史,探讨学科崛起和发展的主要动因,是女性学继续走向未来的现实需要。回望女性学的一路征程,可以用“一个加速、三个融合”总结女性学学科发展特点。在女性学学科发展动力方面,本文提出,妇女改变不平等性别处境的历史诉求和现实需要是女性学学科发展的情怀动力,妇女运动是女性学学科发展的经验动力;女性主义思想是女性学学科发展的知识动力;基于制度优越性的中国国家行动是女性学学科发展的时代动力。


虽然女性学还是一个新兴学科,但她的学科历史却是比较漫长的,贯穿其间的成长经历也是丰富多彩的。梳理女性学的学科历史,探讨学科崛起和发展的主要动因,是女性学继续走向未来的现实需要。

女性学的学科源起与发展

据西方学者考证,先于大规模的妇女运动出现,西方社会就活跃着一些零星的女性主义思想及其代表人物,其中就有被认为是全世界第一位女性主义者的法国彼森,她的生卒年份为1364年至1430年,所以可以说女性学这颗种子播撒于15世纪初(李银河,2005年)。

那么一直到今天的女性学学科过往就可以分成从那时到1949年波伏娃出版《第二性》之前是女性学的学科孕育阶段,而1949年是女性学的萌芽之日,再从那时一直到妇女运动第二次浪潮后期的1975年美国“女权主义”人类学家盖尔·鲁宾发表《女人交易:性的“政治经济学”初探》是女性学学科长成阶段(麦克拉肯,2007),接着20世纪的后20年是女性学理论流派纷呈、研究范式转换的成长岁月,而进入21世纪则是女性学借助改革开放的中国再创辉煌的新时期。

回望女性学的一路征程,至少可以用“一个加速、三个融合”来总结这个学科发展的特点。从发展态势来看,基本上是一个加速度的过程,也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女性学发育与成长的速度越来越快,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女性学在人口最多的中国的快速发展更是令世界瞩目。女性学发展的“三个融合”就是:她一直近距离地关注不平等的现实两性世界,拥抱着辛苦地生活其中的女性人口,把她们的正当诉求不断地融合到学科的发展之中;她一直和妇女运动携手共进,既把妇女运动的成功经验和认识收获融入到女性学的理论建设之中,又用学科发展的成果服务于运动实践;女性学还一直和活跃在妇女运动第一线的女性主义思想家并肩而行,一边源源不断地把这些思想家的观点、主张以及关于女性观察和思考的范式融合到女性学的学科建设与发展之中,一边又通过女性学这样的学科平台和力量助推妇女运动领袖、女性主义社会活动家与女性主义学院派的融合。从这个意义上说,女性学真的是全世界女性的学科,是她们用自己的亲身性别经历和信念、投身妇女运动的直接体验和思考共同创造的。

女性学发展的主要动因

纵观女性学至今的学科发展历程,其动力因素及其功用是比较明显的,而且与其他传统学科相比,正是因为这些比较独特的推动力量,才有女性学比较崇高的学科理想和先进的研究范式。

——妇女改变不平等性别处境的历史诉求和现实需要是女性学学科发展的情怀动力。长年深受男女不平等、性别歧视和排斥之苦必然会转化为对现实境况的基本态度和改变现状的强烈愿望。源于对女性现实处境及其改变诉求感同身受的女性学,自然就有了自己的学科立场和性别站位,有了用研究范式表达出来的价值取向和集体信念。所以从处境、诉求,到同情、站位,再到价值、信念,都有一个既温暖又坚定的性别情怀在流动,成为其他学科很难拥有的,而女性学却始终相伴的前进动力。

——连续三个浪潮的妇女运动是女性学学科发展的经验动力。三次浪潮的妇女运动的推动作用至少表现在这几个方面:女性学从妇女运动那里强烈地感受到女性的性别力量和主宰自己、影响社会的性别能力,得到对学科确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认识的深化,给女性学带来巨大的精神鼓舞;妇女运动拉近了女性学与被研究对象及其现实处境的距离,让女性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世界、从制度和文化的性别结构分析社会的学科观察与研究视角得以坚持,也让概念化和理论化的解释能得到科学检验;妇女运动还直接激起联系妇女运动实际进行妇女研究的热情,在很大程度上给女性学学科发展带来极其难得的推动和支持。

——女性主义思想汇聚是女性学学科发展的知识动力。女性主义思想不仅给女性学学科发展带来温度和能量,更为难得的是转化为一个非常重要的知识动力。没有女性主义长期的知识准备,在几个关键发展节点的重要突破,如波伏娃《第二性》的推出、鲁宾在《女人交易》中关于社会性别概念体系的建构、鲁宾以后的女性主义流派纷呈与开放性的四面出击,也就没有女性学学科这么快就能站立起来。

——基于制度优越性的中国国家行动是女性学学科发展的时代动力。从1988年第一本女性学专论《女性人类学》推出至今,尤其是进入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女性学在中国从无到有、再到进入花季,惊艳了全世界。女性学在中国的发展说明了女性学不仅是学科发展的需要,她还是一个国家当代发展、融入国际化进程的需要;中国女性学发展的经验还表明,用先进社会性别意识和性别平等发展思想引领的国家行动,是女性学学科建设非常重要的时代动力,它将以更好的效率实现两个转化,一是转化为女性学学科的长足发展,二是转化为源于男女平等的社会和谐的增进和公共福利的增加。

女性学的未来在中国

改革开放让古老中国可以提出“妇女学”这个全新的概念,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女生可以跨越学科写出女性学学科专论,紧接着一个开放的中国借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之际,开始了在消除对妇女性别歧视、男女平等发展领域的国际接轨和合作,一气呵成了男女平等从“政府的承诺”到“立法的确认”再到“执政党的意志”的全方位“认证”。在党和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和指导下,1999年由全国妇联主管的中国妇女研究会成立,并在和全国各地高校的合作当中共同推动女性学教材编写和出版、女性学学科专业知识体系和人才培养体系的建构与设立、以及女性学学术力量在妇女研究领域的集结和引领等,推出一份非常耀眼的女性学在中国的履历表,也就是女性学在当代中国的光荣诞生和飞速发展:

1988年第一本女性学专论——《女性人类学》问世;1992年《妇女研究论丛》创刊;1998年第一个女性学方向硕士点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开始招生;1999年中国妇女研究会宣告成立;2001年第一个女性学系在中华女子学院组建,并于2006年招收第一届女性学本科生;2003年中国妇女研究会妇女教育专业委员会成立;2006年经教育部批准,女性学成为北京大学社会学一级学科下的一个二级学科;2007年第一个女性学方向博士点在厦门大学公共事务学院开始招生;2012年《中国妇女报》推出《新女学周刊》;2020年中华女子学院创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理论研究院”等。

中国女性学能有今天,大概归因于这么几个动力要素:一是历史上传统性别文化与制度长期规约和男女平等思想火花长年燃烧并存,使女性学在中国的崛起既有必要也有可能;二是中国共产党把妇女解放纳入新民主主义革命进程、把妇女发展融入社会主义建设和整个国家发展之中的伟大实践和理论思考,为女性学在中国的发展奠定了正确方向和理论基础;三是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和改革开放后对大量女性主义思想和女性学理论的引进,为女性学在中国的成长营造了更好的学科氛围;四是全国妇联和中国妇女研究会长期以来的不懈努力和积极作为,为女性学在中国的繁荣提供有力的资源保障和学术激励。

女性学学科建设的中国实践再次显示出女性学旺盛的学科生命力,我们有理由相信,强起来的中国将是世界女性学最有希望长成参天大树的地方之一!

(作者为中国妇女研究会副会长、山东女子学院特聘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