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发农村妇女内生动力 助推乡村振兴 ——以福州市“姐妹乡伴”项目为例
作者: 陈祖英 资料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20-12-09

福州市连江县江南乡梅洋村乡伴姐妹们制作梅花酥。


阅读提示

鼓励农村妇女参与到乡村公共事务建设中事关乡村振兴大局。“姐妹乡伴”项目是一项挖掘和支持以农村妇女组织为主体的乡村振兴巾帼行动计划,通过挖掘福州农村在地有公心、有领导、有潜力的农村妇女组织,为她们提供诸如项目资金、支持网络、能力提升、社会资源等多元化扶持,支持她们参与乡村的公共事务服务。本文阐述了在组织实施“姐妹乡伴”项目的过程中,农村妇女是如何被激发起内生动力,助力乡村振兴的。


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要“动员群众参与乡村治理,增强主人翁意识”。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把“坚持农民主体地位”作为乡村振兴的一项基本原则。鼓励农村妇女参与到乡村公共事务建设中事关乡村振兴大局。

2018年初,福州市妇联联合福建省恒申慈善基金会、福州市美和公益服务中心发起和实施“姐妹乡伴——福州市基层妇女组织助力乡村振兴发展计划公益项目”(简称福州市“姐妹乡伴”项目)。该项目是一项挖掘和支持以农村妇女组织为主体的乡村振兴巾帼行动计划,预计用3-5年的时间,通过挖掘福州区域内农村在地有公心、有领导、有潜力的农村妇女组织,根据乡村和个人情况,对她们提供诸如项目资金、支持网络、能力提升、社会资源等多元化扶持,支持她们参与乡村的公共事务服务,并在服务中自我成长和提升。本文主要阐述在组织实施福州市“姐妹乡伴”项目的过程中,农村妇女是如何被激发起内生动力,助力乡村振兴的。

赋权:确保农村妇女在项目活动中的主体地位

与强调政府对乡村资源的输入、当地村民只是被动接受的传统发展理念不同,“姐妹乡伴”项目是在参与式发展理论的指导下展开的。作为一种尝试和探索,福州市“姐妹乡伴”项目组赋权的第一步是筛选赋权对象。他们走村入户访谈交流,从带头人与妇女组织、妇女组织的社会支持系统、妇女组织申报的项目契合度等方面,对候选的22个村妇女组织进行分析比较,最终确定11个项目村做为试点。

选定项目村后,项目组引导妇女组织成员结合村庄自身资源和特点制定项目方案。项目组的工作人员深入到每个项目村,首先,通过与村妇女组织成员面对面讨论,教导她们从团队、村民、村两委、党政、社会五个维度评估村庄现状,进行优劣势分析,引导她们发现各自村庄的需求点,确定项目。然后,引导团队成员集体讨论制定项目计划书。从项目计划、项目执行主要团队成员、项目实施时间进度、项目实施效果评估指标、项目经费预算五个版块,通过一些小问题一步步引导着妇女组织的成员对自己将要做的项目展开深入思考。随着目标明确、措施具体的项目计划书的完成,她们在不自觉间行使了参与项目的决策权,展现了极大的积极性、主动性和能动性。

增能:提升农村妇女组织和个人能力

首先,为帮助妇女尽快进入角色,完成“要我发展”到“我要发展”的转变,项目组组织了多场外出参观学习、姐妹乡村互访联谊活动。通过到村妇女组织参与公共事务做得好的乡村实地考察学习,听取当地妇女组织的负责人或志愿者分享她们的故事,让前去游学的“姐妹乡伴”们被深深触动的同时,激发她们的内生动力,产生参与乡村建设的愿望。

其次,有意识地培养组织成员间的协商合作能力。项目组一方面安排11个组织的核心代表集中培训,邀请专家传授团队建设的技巧、方法,进行协商合作的训练。另一方面建立“福州市姐妹乡伴交流群”,通过社群营造的方式,将所有福州市“姐妹乡伴”的人员组成一个团队,不仅为乡村妇女创造协商交流与互助合作的平台,而且通过来自不同村庄的姐妹们线上交流、线下互访的方式,润物细无声地将协商合作的理念与方式方法传达给大家。

最后,项目组紧紧围绕着项目和农村妇女的需求,有针对性地开展培训活动。不仅有专家学者系统详细的线上讲解,更邀请专家和志愿者入村帮扶,手把手地对农村妇女进行技能培训,提升农村妇女的参与效能。

实施:组织农村妇女参与志愿服务活动

项目组通过多种形式给项目村妇女组织带头人或核心成员赋权增能,最终成效是需要带头人带领本村的团队来付诸实施的。“乡伴姐妹们”组织开展活动时,一是身体力行,示范引导。村民是最讲实际的,项目带头人领着核心成员身体力行地参与乡村公共事务,从卫生环境整治、照顾老人、教育小孩等方面让村民看到实效,激发更多村民参与乡村建设。二是团队建设,自觉自愿。乡村是熟人社会,有的姐妹经邀请参加了几次活动后,感受到团队的温暖和真心,体验到为村里做事的快乐,自然成为团队的一员。三是互访学习,交流提高。除了项目组组织的游学互访外,借助“姐妹乡伴”的平台,有的村与村之间主动互访学习,并在微信群里交流心得体会。

成效:帮助构建乡村社会治理共同体雏形

三年来,福州市“姐妹乡伴”项目在促进农村经济发展、加强乡村文化建设、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助力脱贫攻坚、提高农民生活质量等方面发挥了独特的作用。“姐妹乡伴”项目有效承接社会治理服务职能,帮助乡村构建了乡村社会治理共同体的一种雏形。

首先,项目组以参与式发展理念为指导,以破解农村妇女“要我发展”到“我要发展”为着力点,赋权于项目核心成员(以村妇女干部为主),通过村妇女干部调动村民的主观能动性,让她们参与到乡村公共事务的建设中来,使村民从传统治理逻辑下的被动响应者,转变为乡村社会治理共同体的积极行动者。

其次,为充分发挥农村妇女的主体性,项目组常组织开展培训学习和集体活动,强化她们参与社会治理的服务、权益、责任等意识,组织引导她们人人尽责尽力。项目组不仅注重给农村妇女增能,提高她们个人技能和与人相处的艺术,而且注意与农村基层组织联系与合作,确保农村妇女主体性的发挥是在村党委领导、社会协同下进行的。

最后,“姐妹乡伴”项目村的村民们充分享受到项目开展以来的共治成果,乡村环境的改善,留守儿童、孤寡老人得到关心和照顾,农村妇女经济增收等,不仅使村民们在参与社会治理的同时享有社会治理成果,收获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而且享有成果的同时推动“乡伴姐妹”们更积极地参与到乡村社会的治理中,从而初步形成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人人参与的乡村社会治理共同体雏形。

(作者为福建省委党校副教授)

此文为“福建省乡村振兴中的女性作用”课题(项目批准号2019ZTWTB006)阶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