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联组织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学术研讨会|会议要点摘编
作者:郑锡龄 资料来源:性别研究视界 发布时间:2020-11-09

2020年10月22-23日,由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主办的“妇联组织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来自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复旦大学等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以及民政部、全国及地方妇联相关部门领导和工作人员50余人参加了会议。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杜洁出席会议并致辞,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姜秀花主持开幕式。与会专家围绕妇联组织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一主题,从妇联组织参与国家治理、社会治理以及新时代妇联工作及改革创新的理论与实践等展开了深入研讨。


致辞

20201124298037.png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杜洁出席会议并致辞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姜秀花主持开幕式


妇联组织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有着密切的联系,妇联组织是治理的重要力量。新时代党和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任务和工作重点,要求我们从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大格局出发,对妇联组织作用和工作重点进行深入研究;要求我们立足历史、面对现实,在国家治理制度格局中对妇联组织的角色和作用进一步深入研究;要求我们基于妇联组织参与国家治理的实践,总结和提炼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取得的理论成果、制度成果和实践成果,进一步探索妇联组织在国家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制度机制。相信本次研讨定会激发真知灼见和思想火花,为妇联改革向纵深发展、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智力支持。


主旨发言

20201124600639.png

褚松燕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与生态文明教研部副主任、教授

《创造性发挥群团作用提升国家治理效能》


群团组织是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力量。要提升国家治理效能、实现国家有效治理,进而提升国家综合实力和竞争力,必须实现国家与社会的强强联合。国家与社会之间的连接点、粘合剂,正是具有桥梁和纽带作用的群团组织。群团组织必须深化改革,进一步激活社会属性,以群众性促进政治性、先进性,实现存量改革和增量创新,将群团改革融入政府和群众双向服务中,把价值引导融入到需求回应和利益维护中,提高对各种矛盾问题的预测预警预防能力,促进社会整合和社会生态,创造性地发挥国家和社会之间粘合剂和中间层的作用,助推国家治理效能提升。


20201124974512.png

李 健 民政部基层政权与社区治理司一级巡视员

《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工作的创新与实践》


基层社会治理是一项政治性、政策性、基础性、社会性和群众性很强的工作,历来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我国基层社会治理已取得显著成效,已基本构建起简约高效、运行规范的基层政权建设体制,确立了基层党组织领导的、充满活力的基层群众自治机制,形成了多方参与、共同治理的社区治理新局面,开拓了覆盖城乡、体系健全的社区服务格局,打造了一支专兼结合、质量并重的社区工作者队伍。随着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化、社会主要矛盾发生转化、城市化进程加快、社会流动加速以及信息技术日新月异,我国基层社会治理也面临许多新机遇新挑战。我们要扎实推进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改革创新,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全面推进基层社会治理创新,促进城乡基层治理融合发展,着力提升基层服务能力。

20201124419224.png

郑长忠 复旦大学政党建设与国家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国家治理现代化与妇联组织发展》


如何运用公共权力处理公共事务、多个主体在公共权力体系之中如何有效合作,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妇联组织是参与国家社会建设、组织人民的重要力量,是国家政权的重要社会支柱,也是代表妇女参加国家与社会治理的组织载体。在群团改革背景下,妇联组织不断强化政治性、先进性和群众性,直面改革中出现的新问题和新挑战,积极开展破难行动,从搭建改革大框架到解决实质内容和机制问题,不断推进改革纵深发展。


20201124583126.png

李岳阳 全国妇联权益部副部长

《妇联组织在反家庭暴力法制定中的作用》


自上世纪90年代起,妇联组织持续关注家庭暴力问题,探索了一条地方立法先试先行、国家立法循序渐进,立法倡导与实践探索、理论指引、意识提升全方位共同推进之路。妇联组织先后推动29个省区市出台了反家庭暴力的地方立法和政策;持续开展多层次广覆盖的反家庭暴力宣传凝聚社会共识;协调推动相关部门建立了反家庭暴力工作机制,为家庭暴力告诫、人身安全保护令、庇护救助安置等重要制度上升为法律奠定基础;以反家暴面临的突出问题为导向开展实践调查和理论研究,通过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统计出家庭暴力的全国性数据,为立法机关提供了重要依据;持续提出制定反家庭暴力法的立法建议并起草法律建议稿,为反家庭暴力法顺利通过审议和颁布实施作出重大贡献。


专题一:党的领导、国家治理与妇联组织

20201124383046.png


妇联组织作为党领导下的人民团体、党和政府联系妇女群众的桥梁和纽带、国家政权的重要社会支柱,在国家治理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发挥重要作用。西安石油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马芳平副教授从历史维度梳理了党领导妇女工作方法的理论和实践,并指出分工合作、协调配合的妇女工作机制在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中不断完善。围绕妇女、家庭与国家的互动关系,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揭祎琳认为,上世纪五十和八十年代北京市“五好”家庭评比活动的评比条件暗含着党和政府对家庭的期许,从活动效果上看,促进了家庭和睦、邻里团结、社会风尚好转。基于现有的法律规定、社会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以及妇联的职能定位,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政策法规室助理研究员李线玲分析了妇联组织提起公益诉讼的可行性,建议赋予妇联诉讼主体资格。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政策法规室研究实习员郑锡龄认为,妇联组织参与家事纠纷化解能够进一步回应妇女、家庭和社会治理的多元化需要,建议发挥妇联组织在家事纠纷预防化解中的工作优势,增强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


专题二:妇联组织与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

20201124619000.png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指出,发挥群团组织、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夯实基层社会治理基础。妇联组织是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主体。宁夏回族自治区妇联组织联络部部长王茜介绍了宁夏妇联在基层社会治理中充分发挥妇联执委作用的实践,以群众工作做为切入点,紧紧围绕妇女群众的需求,坚持问题导向以提升服务的精准性,确立完善了妇联执委参与大走访、大排查以及关爱帮扶等机制。重庆市女专家联谊会副秘书长、副教授胡蒙探讨了社会工作方法在女性社会组织培育中的应用,建议加快建设妇联组织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充分利用社会工作专业调查方法培育发展女性社会组织。结合妇联实践和网络化治理理论,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研究生张圣提出了以基层妇联为中心,涵盖执委机制为主的制度网络、阵地建设促成的组织网络,以及运用意识引导、活动引领与社会动员多维方式塑造行动网络的基层妇女工作网络,综合落实基层妇联功能。基于妇联组织的职责定位与优势,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研究员张永英建议,妇联组织应推动在基层社会治理中进一步体现性别视角、强化家庭视角,探索更加切合妇女和家庭需求的治理路径,将制度治理、技术治理和情感治理结合,发挥情感治理的优势,以更好地在基层社会治理中发挥作用。


专题三 新时代妇联组织改革创新的理论探讨

20201124254586.png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健全联系广泛、服务群众的群团工作体系,为深化妇联组织建设改革提出了明确要求。为了将妇联改革向纵深推进、深化妇联组织参与社会治理,云南省妇联挂职副主席、省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赵群认为,不仅需要扩大妇联的组织体系,还需要增强组织活力和解决问题的创造力,将优秀妇女的个人动能化为组织效能,完善参与机制,激活基层活力,实现组织效能。关于基层妇联执委发挥作用问题,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政策法规室助理研究员李文提出,基层妇联执委履职面临的挑战主要集中在知识技能、资源、工作方法不足等方面,建议加大顶层设计和宏观指导力度,构建科学系统的执委培训体系,搭建资源共享和工作互动平台。黑龙江省妇女研究所(妇女干部学院)研究员孟广宇探讨了妇联改革中专挂兼干部队伍能力建设的重要意义和内容,建议妇联专挂兼干部要不断提高政治理论水平和业务能力,增强服务妇女群众的意识。关于妇联组织的阵地建设,暨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杨嘉其从“妇女微家”建设的经验出发,提出要充分发挥“党建带妇建”的作用,积极吸纳社会力量参与阵地建设,注重打造微家的品牌特色等。

专题四 新时代妇联工作创新实践与思考


围绕新时代妇联组织的工作实践,地方妇联代表充分交流了有关家事纠纷调处、专挂兼的干部队伍建设、区域化妇联改革以及妇联参与社会治理的经验做法与思考等。深圳市宝安区妇联主席冯颖霞介绍了宝安区家事情感纠纷智慧调处体系,借助线上妇联维权服务工作管理系统可以实现个案分级处置、智能分拨和快速处置,初步实现妇女儿童维权案件全过程数字化记录、全流程信息化查办,增强了从源头预防的力度,提升了案件联动和处置效度,最大程度减少了“民转刑”案件发生。上海市妇女儿童服务指导中心(巾帼园)副主任徐加宏结合市妇联的挂职经历指出,挂职干部在真挂实干中提升了政治素养和工作能力,也丰富了妇联干部结构,带来了新的工作方法和工作理念。银川市金凤区长城东路长城花园社区党组织书记赵耐香总结了区域化妇联改革给所在社区带来的新变化,不仅强化了党员的带头示范作用,也弱化了邻里之间的矛盾,提升了社区和谐度。山东省青州市妇联副主席郄春凤介绍了市妇联利用三大优势,包括“联”字优势、“娘家人”优势和妇联组织在家庭工作中的优势,为基层社会治理注入“她力量”的生动实践。

作者:郑锡龄(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研究实习员)

摄影:史凯亮  

编辑:赵凯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