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北京+25”】平等、发展、共享——妇女社会保障水平不断提高
作者:黄桂霞 资料来源:性别研究视界 发布时间:2020-11-16

前  言


20201123837889.jpg

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大会通过了《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成为全球性别平等运动的又一里程碑。在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到来之际,性别研究视界特推出纪念“北京+25”专栏,以《行动纲领》12个重点关切领域为主线,全面反映北京世妇会以来,特别是2015年全球妇女峰会以来,我国妇女发展与性别平等取得的进展,并对今后发展进行展望。本期推出第十七篇:《平等、发展、共享——妇女社会保障水平不断提高》。


20多年来,中国的社会保障紧密结合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实际,努力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增进人民福祉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从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医疗和养老保障问题入手,最大限度拓展社会保障覆盖范围,稳步提高保障待遇水平,使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成为最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民生工程。


一、发展与成就


20201123196951.jpg

中国一直坚持在发展中推进男女平等,在出台法律、制定政策、编制规划、部署工作中充分考虑两性的现实差异和妇女的特殊利益,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妇女民生,在改革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中不断提高妇女特别是农村妇女的社会保障待遇水平,确保妇女平等享有改革发展成果。20多年来,生育保障、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实现了制度全覆盖,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水平持续提高,性别差距不断缩小。妇女福利的探索与推行,更好地保障了老年女性的权益和中青年女性的工作家庭平衡。


生育保障从城镇职工拓展到城乡居民

20201123617750.jpg

25年来,中国的生育保障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提出与贯彻落实,以人为本理念的深化,国家社会对生育社会价值的认同与重视、企业分担责任等,较好地保障了广大女性的生育和劳动就业权。

逐步树立“以人为本”的生育保障理念

我国的生育保障制度,主要是保护在劳动力市场上暂时处于弱势的生育女性。生育保障的理念也逐步从保护员工健康和减轻生活困难,到经济补偿和医疗保健,再到使公民共享发展成果,保障其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再到“促进公平就业”,保障其劳动就业权,实现了从基本人身安全的保障到发展权的保障。1994年,《企业职工生育保险试行办法》提出生育保险是为了维护企业女职工的合法权益,保障她们在生育期间得到必要的经济补偿和医疗保健;2012年,生育保险办法(征求意见稿),增加了“促进公平就业”,保障女性就业权。生育津贴不仅是对职业妇女产假期间的经济补偿、给女性生育的一份保险,也是对女性人口再生产社会价值的认同。

生育保障制度不断完善

1994年出台的《企业职工生育保险试行办法》,对生育保险的筹资、待遇等作出规定,标志着世界上唯一一个独立的城镇职工生育保险制度的全面推行。国民经济“十二五”规划提出要“完善失业、生育保险制度”,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提出“要加快完善生育保险制度体系,研究探索建立生育保障制度体系。”2011年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设生育保险专章,将部门规章上升为国家法律,为保障妇女生育权益提供法律依据。2012年颁布实施的《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将女职工产假标准提高到国际规定的14周(98天)。

生育保障责任分担日趋合理

国家制定公平的生育保障制度,企业承担为职工缴纳生育保险费用的责任,对弱势生育女性尤其是农村妇女给予财政支持,城乡未就业妇女通过居民医疗保险报销部分医疗费用,确保所有生育女性都能获得一定的保障。1994年《企业职工生育保险试行办法》确立了生育保险制度的宗旨,是维护企业女职工的合法权益,保障她们在生育期间得到必要的经济补偿和医疗保健,均衡企业间生育保险费用的负担。2010年社会保险法将有生育保险的男职工未就业配偶纳入生育保险,未就业女性的生育权益通过配偶得到了保障,同时,提出男性按照规定享受陪护假,与妻子共同分担生育责任(各地随之调整的相关法规中,增加了配偶护理假7-30天),均更好地体现了男性生育责任的承担。

生育保险范围不断拓展,实现制度全覆盖

1998年全国有1412个县(市)实行了生育保险社会统筹,2000年城镇职工生育保险覆盖率为26%,2005年提高到46%,2010年达到95%(参保人数12336万,其中女职工5367万)。2018年生育保险参保人数达到20434万,其中女职工参加生育保险的人数达到8927万。2017年开始试点,2019年全面试点的职工医疗保险与生育保险合并实施,极大地扩大了生育保险覆盖面,使更多生育妇女受益。未就业人群的生育医疗费用纳入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生育医疗费用实行医疗保险经办机构与定点医疗机构直接结算。

生育保障待遇水平逐步提高

2014年全国人均生育待遇支出为14457元,比上年增加1002元,增长7.4%;比2009年增加5898元,年平均增长11.1%。2017年生育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合并实施开始后,明确保障妇女生育医疗费用和生育津贴待遇水平不降低,并稳步提高。


妇女医疗、养老保险实现制度全覆盖

20201123155745.jpg

高度重视人民健康,建立覆盖全民的基本医疗保障制度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民医疗保障制度改革持续推进,在破解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同时,政府不断加强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疾病应急救助、商业健康保险的衔接,逐步缩小城乡差距、地区差异,保障城乡居民公平享有基本医保待遇。2016年1月12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意见》将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整合为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并均衡城乡保障待遇,统一覆盖范围、筹资政策,统一医保目录和基金管理,逐步统一保障范围和支付标准。城乡居民医疗保险成为实现城乡男女居民公平享有基本医疗保险权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的重大举措。2018年,我国医疗保险覆盖率达到95%以上,覆盖面超过13亿人口,实现了全民医保。2020年,我国又开始探索职工医保个人账户覆盖配偶、父母、子女,进一步加强对全体人民的医疗保障。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大力发展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

十八大以来,我国按照全覆盖、保基本、有弹性、可持续的方针,增强公平性、适应流动性、保证可持续性,全面推进和不断完善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2014年,在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养老保险试点经验基础上,建立了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党的十九大提出,“完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2010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25707万人,其中女性11202万人,占43.6%,2018年41902万人,其中女性18667万人,占比44.6%。


妇女救助体系不断发展和完善

7.jpg

中国建立并逐步完善社会救助制度体系,为困难妇女提供基本生活保障。1999年10月1日全国施行的《城市居民生活最低保障条例》是我国社会救助工作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党的十八大以来,社会救助体系逐步完善,党的十九大提出“统筹城乡社会救助体系,完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有效帮助困难妇女共享改革发展成果。近年来,为了更好地保障人们的基本生活,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在原来的临时性救助和贫困救助基础上,我国又增加了对社会保险的补充救助。2016-2020年以来,包括残疾妇女在内的 2614.7 万城乡残疾人参加了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547.2万 60岁以下参保的重度残疾人中有529.5万得到了政府的参保扶助,代缴养老保险费比例达到 96.8%。仅中央彩票公益金“贫困母亲两癌救助项目”就已累计救助13.22 万名贫困患病妇女。

经过多年的减贫、扶贫工作,特别是2013年“精准扶贫”提出后,深度贫困地区妇女得到了更多的项目、资金、资源,女性贫困发生率、特困人员人数明显降低。1992年全国贫困人口为8000万人,其中妇女儿童约占60%;国家扶贫重点县女性人口的贫困发生率2002年为24.2%,2010年下降到9.8%。2018年,全国农村贫困发生率为1.7%,男女无明显差异。2010年,农村特困人员有556.3万人,其中女性120.7万人;2018年,农村特困人员下降到455.0万人,其中女性下降至57.0万人;2019年,农村特困人员继续下降到439.9万人,其中女性降至51.7万人。


妇女社会福利初见成效

20201123399125.jpg

妇女福利主要集中于年轻女性家庭照顾责任的分担和工作-家庭平衡的相关政策措施,以及老年妇女的养老权益保障。

推动公共场所和用人单位建设母婴设施,促进托育服务事业发展

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制定不同的政策措施,缓解家庭育儿负担,帮助妇女平衡工作与家庭。对于3岁以下幼儿,按照“政府引领、家庭为主、多方参与”的总体思路,促进托育一体化发展,支持社会以多种形式提供托育服务,构建托育服务体系。对于3-6岁学前儿童,2018年11月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 80%。2019 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部署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对于中小学生的课后服务,2017年3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布《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坚持学生自愿、公益普惠、成本分担、合理取酬的原则,指导各地建立健全课后服务保障机制。

推动实施高龄养老津贴,为老年妇女提供更好的养老条件和生活保障

中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中,女性占52.2%。我国不断出台、完善的系列养老制度、措施使得占老年人比例较高的高龄老年妇女权益得到了较好的保障。2013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截至2019年8月,全国31个省区市均出台了老年人社会优待政策,普遍建立了高龄津贴制度、养老服务津贴制度、护理补贴制度等。


二、问题与挑战


20多年来,中国妇女的社会保障获得了快速发展,但依然面临诸多挑战:

1.职工养老保险待遇存在较为明显的性别差距,妇女的各项保障参保率和待遇水平整体低于男性。生育保险待遇的享受对象主要是女性,一方面,会加重企业对女性的歧视,加深用人单位和社会对“生育是女性责任”的刻板印象,强化了传统的社会性别分工,以致相关产假政策不仅不能保护女性,反而限制了女性的平等就业权;另一方面,忽视了男性在家庭生育中的角色,没有很好地体现男性的生育权利,也会降低男性对生育保险的关注与认同。

2.城乡未就业妇女的社会保障水平整体低于职业女性,城乡居民的生育待遇水平较低,虽然一定程度上获得了基本的生育医疗费用的报销,但是没有生育补贴,灵活就业人员、失业人员等尚没有统一的制度来保障她们的生育待遇。

3.生育保险、工伤保险费用的筹资渠道单一,只由企业缴纳,没有很好地平衡企业利益、职工利益和国家利益。失业保险本来可以较好地保障暂时退出劳动力市场的劳动者的基本权益,但女性因生育中断职业却不能享受相应的失业保险待遇,尤其那些因为怀孕而辞职的女性不仅享受不到失业保险待遇,生育保险待遇也无法享受,权益无法得到保障。


三、几点建议


20201123758342.jpg

习总书记提出:“要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妇女权益,靠发展改善妇女民生,实现妇女事业和经济社会同步发展。”要充分发挥政府作用,更好地推进社会福利制度建设,强化社会服务,优先保障孕产妇等特殊人群,格外关心贫困妇女、老龄妇女等困难群体,为她们做好事、解难事、办实事,增强她们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1.推进全民生育保障制度建设,进一步强化政府主体责任。将生育保障作为社会公共服务,使符合规定条件的生育女性能够及时获得相应的保障,这不仅是对女性为人口再生产做出重大贡献的体现,也是体现服务型政府职能的重要方式。同时,要重视男性在生育中的责任和权利,考虑增加男性职工育儿假,既保障男性的带薪休假权利,更好地分担妻子育婴压力,又能缩小女性因休假给用人单位带来的时间成本,促使用人单位在招聘时不再过多考虑女职工休产假对企业造成的影响,逐步推进男女在就业时的公平竞争。

2.增强社会保障再分配的功能,加强妇女社会保障。一方面逐步提高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的待遇水平,农村养老保险金不低于最低生活保障水平,保障老年人的日常基本生活。另一方面减少劳动力市场带来的性别差距,提高女性法定退休年龄,推进法定退休年龄的性别平等,向承担家庭照护责任的女性提供养老金缴费减免。

3.推动社会福利建设,提高妇女保障水平。可以建立一次性生育补贴制度,没有生育保险的女性生育时也可以获得3个月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补贴。失业保险改为就业促进基金,使不论何种原因退出劳动力市场的人群都可以享受一定的生活补贴,保障她们的基本生活。



作者

黄桂霞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研究员



策划:姜秀花

组稿:姜秀花 刘伯红

编辑:林丹燕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