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北京+25”】近5年中国妇女参政的进展和挑战
作者:刘伯红 范思贤 资料来源:性别研究视界 发布时间:2020-10-02

20201022659848.jpg

前  言

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大会通过了《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成为全球性别平等运动的又一里程碑。在纪念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之际,性别研究视界特推出专栏,以《行动纲领》12个重点关切领域为主线,全面反映北京世妇会以来,特别是2015年全球妇女峰会以来,我国妇女发展与性别平等取得的进展,并对今后发展进行展望。本期推出第十二篇:《近5年中国妇女参政的进展和挑战》。

20201022311447.jpg

“妇女参与权力和决策”是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通过的《行动纲领》12个战略目标之一,也是衡量一个国家性别平等状况的核心指标之一。2020年10月1日,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纪念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高级别会议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中指出:“世界的发展需要进入更加平等、包容、可持续的轨道,妇女事业是衡量的重要标尺。保障妇女权益必须上升为国家意志。要以疫后恢复为契机,为妇女参政提供新机遇,提高妇女参与国家和经济文化社会事务管理水平……让性别平等真正成为全社会共同遵循的行为规范和价值标准。”

在纪念北京“世妇会”25周年的进程中,我们重点回顾与评估近5年来中国妇女参政取得的进展与面临的挑战,并依据《行动纲领》《消除一切形式对妇女歧视公约》《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相关要求,从中国国情出发提出政策建议。

一、近5年妇女参政取得积极进展

(一)促进妇女参政的政策支持持续加大

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女干部培养和保障妇女政治权利。十九大报告提出要“统筹做好培养选拔女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和党外干部工作”。《中国共产党章程》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党重视培养、选拔女干部和少数民族干部”。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全球妇女峰会的讲话中提出:“要增强妇女参与政治经济活动能力,提高妇女参与决策管理水平,使妇女成为政界、商界、学界的领军人物。”2018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同全国妇联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时强调:“各级党委要加大重视、关心、支持、保障力度,重视培养妇女干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视与强调,为推进中国妇女参政提供了前进的动力和可靠的助力。 

 “妇女参与决策和管理”在三期《中国妇女发展纲要》中一直是妇女优先发展的重要领域,并有阶段性的主要目标和策略措施。近5年来,中国政府继续加大促进妇女参政的力度,在国家发展规划中提出行动目标。中国政府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中再次明确了保障妇女参政权权利的行动计划,重申了继续促进妇女平等参与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的具体目标:一是逐步提高女性在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的比例,以及在各级人大、政府、政协领导成员中的比例;二是到2020年,村民委员会成员中女性比例达30%以上,村民委员会主任中女性比例达10%以上,居民委员会成员中女性比例保持在50%左右。2016年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2016-2020年)》要求:“保障妇女平等获得就学、就业、婚姻财产和参与社会事务等权利和机会”,“提高妇女参与决策管理水平”,使促进妇女参政成为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和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为了实现人才发展和领导干部性别结构趋于合理的战略目标,《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加强女干部、少数民族干部、非中共党员干部培养选拔和教育培训工作”。2018年颁布的《中国共产党农村基层组织工作条例》中,要求“重视发现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女干部和少数民族干部”(第七章第二十五条),“注意吸收妇女入党”(第八章第三十九条)。最近,中央组织部负责人就印发《2019—2023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强调:“合理配备女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和党外干部,加强日常培养、战略培养”。在领导班子建设、人才选拔和培养中融入性别平等要求,是对新时期妇女更加广泛深入地参与民主管理和立法决策的有力引导和支持。

20201022918856.jpg

(二)妇女参与政治与管理取得明显进步

1.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中女性比例稳步提升

2018年召开的十三届人大对全国人大女代表比例的增长有特殊的意义:它将人大女代表的比例提高到24.9%,超过2019年全球国家议会女议员平均占比24.3%的水平。全国政协女委员的比例自1998年九届政协以来持续提高,直至2018年第十三届政协达到历届女委员占比“之最”的20.4%,实现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的相关规定。最重要的是,全国人大女代表、全国政协女委员履职能力不断提高,由她们提出的促进中国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妇女全面发展与男女平等的提案议案不断增长。

2.中国共产党党员及党代表中女性比例逐年增加

2019年中国共产党员中女党员有2559.9万人,占比27.9%,比2015年增加332.1万人,高出2.8个百分点,自2010年以来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她们以实际行动在为“人类谋幸福”的事业中冲锋在前,起“模范带头作用”,“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申纪兰、屠呦呦,荣获“人民英雄”称号的陈薇等都是共产党员。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中女代表的比例也有所增长,2017年中国共产党第19届代表大会中女代表为551人,比例为24.2%,并且连续三届呈现递增趋势(第17届、18届女代表比例分别为20.1%、23.0%),反映出女性在中国共产党民主决策中的作用和影响日益提高。

3.各民主党派中女党员发挥重要作用

2016年我国8个民主党派中女性的比例均在30%之上,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女性成员的比例分别为49.6%、49.7%和51.2%,均超过北京《行动纲领》要求的30%的标准。通过参加民主党派施展政治抱负,参与立法决策与管理,是我国知识女性与专业人员参政的一个特点。

4.党政司法部门女性的比例和能力持续提高

2018年全国31个省区市政府换届后,106名女干部当选为副省级领导干部,在813名省级干部中占13%,其中12名女性担任正省级领导,这是我国历史上少见的。2019年9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平等 发展 共享:新中国70年妇女事业的发展与进步》白皮书显示,妇女参加党政府机构决策管理的人数不断增加,2017年全国党政机关女干部人数为190.6万,占干部总数的26.5%;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新录用公务员中女性比例达到52.4%;地方新录用公务员中女性比例达到44%。更为关键的是,女干部的领导能力得到全社会的承认和尊重,例如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斗争中,一些女领导始终奋战在第一线,以她们对人民的忠诚、奉献精神和专业能力,获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高度评价和认同。

中国妇女积极参与了中国的法治建设,2018年,在人民检察院检察官中,女检察员人数已达21328人,占比41.7%;全国女法官人数达到42501人,占比33.7%;全国女律师人数达到15.3万人,占比36.1%;全国女人民陪审员人数达到102936人,占比41.1%,各种类型的法律工作者中,女性比例均达到1995年《行动纲领》核定的30%的指标,其中,女律师2018年比2015年增长了5.5个百分点,比2010年增长了12个百分点;女人民陪审员2018年比2015年增长了5个百分点,对我国的法制(法治)建设和人民权利的保障、特别是女性权利保障起到无法替代的作用。

5.女性参与基层民主建设和治理的水平不断提升

近10年来,居委会成员中女性的比例始终保持在50%左右,居委会主任中女性的比例保持到40%左右。居委会领导和成员的受教育程度和管理能力,也经历了由“街道老大妈”到“大学毕业生”和“军队转业干部”的转变,城市社区的治理水平和服务能力有了明显提升,在这次抗疫斗争中,我们的居民委员会和社区干部们发挥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不可或缺的支撑作用,为亿万人民群众战胜疫情安居乐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女性在农村基层民主管理和建设中的作用也在不断增强。数据显示,近10年来,村民委员会成员中女性比例总体呈现上升趋势,2018年达到24.0%,村民委员会主任中女性比例为11.1%,基本实现了《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村委会主任中女性比例达到10%以上”的目标要求。近年来,我国农村中活跃着两股女性参与基层治理的力量,一是女大学生出任的村官,她们不忘初心,大学毕业后不是远离农村,而是立志改变乡村贫穷落后的面貌,北京师范大学硕士毕业生、在2019年抗洪救灾中牺牲的广西乐业县百坭村驻村党的第一书记黄文秀就是典型代表;二是扶贫工作队的女队长女成员们,她们离开大城市,甚至举家前往地处偏僻条件艰苦的贫困村,与留守在那里的村民们寻找脱贫致富方案,脚踏实地地帮助老百姓改变贫困面貌,赢得了村民和当地干部的尊重和信任。

在党和政府各项法律政策的强力推动下,农村妇女以她们创造出的多种形式组织起来,自我赋权,突破了传统男性家庭/家族等“村民自治中性别鸿沟”的限制,参与到农村的经济生产、精准脱贫、土地出让流转分红、发展项目和贷款的管理、技术经营信息的获取、村民家庭矛盾调解、村庄的环境和村民的健康保护、村规民约修订、村委会选举等农村转型和创新治理中去,极大地撼动了千百年流传的“男尊女卑”传统,在促进妇女参与农村事务管理,突破男婚女嫁的“从夫居”传统、平等分配农村经济资源、促进婚丧嫁娶改革、纠正男孩偏好、关爱女孩、男女共同赡养老人和共同分担家务等方面,都有了前所未有的改变,广大农村妇女正在成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

6.女性比较集中的部门中女性管理者的比例正在增长、作用正在增强

在我国女性比较集中的工作部门,如卫生、教育、艺术等领域,女性领导者或管理者的比例有明显增长。以女性参与高等教育管理为例:2015年10月到2016年5月期间,对北京、天津、上海、重庆等4个直辖市272所高校男女领导人的统计分析结果表明,1873位高校领导中女领导有349名,占四地高校领导总数的18.63%。女性担任高校领导的结构也在发生变化,以高校正职领导为例:在四地351人次的女领导中,有40人次女性担任书记,占四地高校党委书记总数的15.5%,鉴于我国高校实行的是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担任党委书记实际是高校领导班子一班人的“班长”;有18人次女性担任正校(院)长,占四地高校校长总数的7.00%;至于女性担任高校副职的比例就更高了,女副书记的比例达到26.8%,超过1/4,女性在我国各类高校领导岗位上的数量、规模和结构,超过我国历史发展的各个阶段。

7.各类社会组织中女性比例和作用不断增长

近年来,女性参加各类社会组织的比例缓慢曲折地发展,志愿者、社会参与和社会工作的理念对于女性特别是女青年的影响日益凸显。一些妇女社会组织除了为自己所代表的那个群体的成员尽心服务外,还越来越注重将不同边缘群体的声音与诉求反映到立法决策机构或文本中,为完善相关的立法决策和监测相关法律法规政策的执行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此外,中国妇女在参与国际事务的领导与管理中也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

20201022321527.jpg

(三)将性别平等纳入中国立法决策主流

为将性别平等纳入中国立法决策的主流,组织和代表广大妇女参政议政,《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首次提出:“将社会性别意识纳入法律体系和公共政策,加强对法规政策的性别平等审查”。江苏省妇联于2011年首创了“政策法规性别平等咨询评估机制”,协调立法决策部门,吸纳政府、人大、妇联、高校、社会各领域的专业人员组成性别评估专家队伍,评估和完善省级法律规章,致力于从源头保障妇女权利促进妇女发展,形成了可操作、可复制的“江苏模式”。到2018年底,全国已有30个省(区市)建立了法规政策性别平等评估机制,将性别平等理念和妇女声音引入法规政策的制定、实施和监督中,丰富了新时期科学决策和民主立法的实践。2020年4月,国务院妇儿工委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法律政策性别平等评估机制的意见》,国家层面的法规政策性别平等评估机制取得突破。类似的社会性别主流化机制的创新和变革还出现在2016年浙江省妇儿工委与省统计局联合编制的地方性“妇女发展指数”(Women’s Development Index,WDI)中,他们在全省及11个设区的市开展年度监测,推动了男女平等基本国策和《中国妇女发展纲要》等治理行动在本省的贯彻落实。

全国妇联继续加强和履行其代表妇女参与决策和管理的职责,除在国家一级的“两会”上提出与妇女权益密切相关的提案建议外,还在日常女性关切的问题上积极与党和政府的相关部门商讨协调,及时解决影响妇女发展的突出问题。例如,针对“全面二孩”政策出台后劳动动力市场上突出的生育/性别歧视问题,积极推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及时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促进妇女就业的通知”(2019年2月),制止和纠正劳动力市场中性别歧视的行为,并与工会一道加入到政府制止用人单位歧视行为的“约谈机制”中,制定《妇联组织促进女性公平就业约谈暂行办法》(2016年),加强了妇女组织参与现代化治理的作用和能力。类似的积极政策成果还表现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2019年4月)中。妇联组织在其机构改革中吸收了各领域的优秀女性代表担任妇联兼职副主席或执行委员,至2019年底,乡村两级妇联执委壮大到770多万人,一方面大大增强了妇女组织的代表性,加强了与广大妇女的联系,更广泛地吸收和反映妇女的声音和诉求,另一方面也提高了更多女性的主体意识和群体意识,培养和锻炼了女代表们参与决策和管理的能力。一些女性社会组织和妇女/性别研究机构、人士,也利用各自的资源和优势,积极推动相关法律政策健全和完善,广泛参与到联合国主要人权公约和性别平等文书的倡导、执行和监测中,从更多角度与渠道推动中国妇女人权事业的进步和男女平等事业的发展。

20201022131068.jpg

二、挑战与建议

中国妇女参政取得了毋容置疑的进步,但与中国政府承诺或签署的《消歧公约》、北京世妇会《行动纲领》及《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的妇女参政标准相比,与全球妇女参政发生的深刻变化和取得的成就相比,仍面临诸多挑战:第一,中国女性参政指标及评价体系与国际脱轨;第二,促进妇女参政的政策尚有欠缺;第三,妇女参政的文化观念和社会支持系统依旧脆弱。

建议:第一,制定与国际接轨的科学全面的妇女参政目标、指标;第二,改进、完善和创新促进妇女参政的配套措施;第三,切实加强女性领导力建设,提高女性参政和治理能力;第四,提升社会文明文化,构建和谐的女性参政环境;第五,发展公共服务,减轻女性无酬家务劳动负担,助力女性参政和女性人才发展;第六,凝聚社会力量,科学有效地推动妇女参政。(请参阅《山东女子学院学报》2020年第6期 “妇女参政助推科学民主决策和社会治理”)



作者:

刘伯红,中华女子学院女性学系教授,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原副所长

范思贤,江苏省妇联干部学院妇女研究中心实习研究员


策划:姜秀花

组稿:姜秀花 刘伯红

编辑:赵凯旋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