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5】中国落实妇女与经济战略目标的法律和政策进展
作者:杨慧 资料来源:性别研究视界 发布时间:2020-09-29

前  言


20201020695665.jpg

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大会通过了《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成为全球性别平等运动的又一里程碑。在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到来之际,性别研究视界特推出纪念“北京+25”专栏,以《行动纲领》12个重点关切领域为主线,全面反映北京世妇会以来,特别是2015年全球妇女峰会以来,我国妇女发展与性别平等取得的进展,并对今后发展进行展望。本期推出第十篇:《中国落实妇女与经济战略目标的法律和政策进展》。


消除就业性别歧视、促进妇女平等参与经济发展是国际社会的共识。北京世妇会《行动纲领》把“妇女与经济”列为第六个重点关切领域,并提出6个战略目标:(1)促进妇女的经济权利和经济独立;(2)促进妇女获得资源、就业、市场和贸易的平等机会;(3)特别向低收入妇女提供商业服务、培训和进入市场利用资讯和技术的机会;(4)增强妇女的经济能力和商业网络;(5)消除职业隔离和一切形式的职业歧视;(6)促进男女在工作与家庭责任上的调和。

之后,国际劳工组织1998年通过的《关于工作中基本原则和权利宣言及其后续措施》也声明要消除就业职业歧视,2000年修订的《生育保护公约》,规定妇女有权享受不少于14周的产假。《千年发展干目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都把让妇女享有获取经济资源的平等权利,促进人人有体面工作等作为重要目标。北京世妇会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保障妇女的经济权利,习近平主席在2015年全球妇女峰会上还提出了“推动妇女和经济社会同步发展”等四点主张。

中国在消除经济领域性别歧视的国际框架下,制定了一系列促进妇女平等参与经济发展、平等享有改革发展成果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进一步完善了保障妇女经济权利的法律政策体系。


01 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政策,保障妇女平等的经济权利和就业机会


立法保障妇女经济权利。根据妇女享有同男子平等的经济权利的宪法原则,《妇女权益保障法》设置“劳动和社会保障权益”专章,明确规定国家保障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劳动权利和社会保障权利;各单位在录用女职工并与其签订劳动(聘用)合同或者服务协议时,不得规定限制女职工结婚、生育的内容;明确规定男女同工同酬,妇女在享受福利待遇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在晋职、晋级、评定专业技术职务等方面,应当坚持男女平等的原则,不得歧视妇女。《就业促进法》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创造公平就业的环境,消除就业歧视;用人单位促进妇女平等就业,禁止性别歧视。《公务员法》规定录用主任科员以下的公务员时,采取……平等竞争、择优录取的办法,为女性平等加入职业层次较高的公务员队伍提供了法律保障。

制定保障妇女平等就业权的政策。早在20世纪90年代,党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切实做好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和再就业工作的通知》,鼓励用人单位优先招用下岗女工。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几乎每年都出台相关政策文件,促进妇女平等就业。如《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3年)要求规范招人用人制度,消除包括性别在内的一切影响平等就业的制度障碍和就业歧视。2013-2014年国务院办公厅连续下发关于做好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通知,要求用人单位不得对求职者设置性别等歧视性条件;2016年《“十三五”规划纲要》要求消除对妇女的歧视和偏见,依法保障女性就业、休假等合法权益。2017年《“十三五”促进就业规划》要求规范招人用人制度,消除影响平等就业的制度障碍。2019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明确要求纠正性别等就业歧视现象。2020年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就业冲击,国办印发《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为劳动者居家就业、远程办公、兼职就业创造条件,为女性就业创造了更多机会。

采取措施促进妇女平等就业。国家经贸委下发的国经贸企改[1998]523号通知,要求各地经贸委、委管国家局坚决按照中央的要求,完成下岗职工100%进入再就业服务中心并按时足额领到基本生活费的任务,保障了下岗女职工基本生活和再就业权利。人社部《关于实施离校未就业高校毕业生就业促进计划的通知》(2013年)、教育部2013-2014年及2016-2020年关于加强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通知,均明确要求各地各高校坚决反对就业性别歧视,招聘信息严禁设置性别等限制性条件。2019年人社部、教育部等九部门针对招聘性别歧视屡禁不止问题,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  促进妇女就业的通知》(以下简称“九部门意见”),要求“各类用人单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在拟定招聘计划、发布招聘信息、招用人员过程中,……不得以性别为由限制妇女求职就业、拒绝录用妇女。”同年,人社部二次修订的《人才市场管理规定》,规定用人单位在招聘人才时,“除国家规定的不适合妇女工作的岗位外,不得以性别为由拒绝招聘妇女或提高对妇女的招聘条件。”全国妇联也一直将促进妇女平等就业作为重要的工作内容开展了大量工作,如制定《妇联组织促进女性公平就业约谈暂行办法》(2016年),规定用人单位在招用、录用过程中涉嫌歧视女性的,妇联组织可以对其约谈,指导其依法依规加以完善,彰显了妇联组织敢于维护妇女权益的鲜明态度。


02 加大政策保障力度,促进妇女职业发展


完善培训及双创政策提升妇女就业创业能力。通过培训提升女性的就业创业能力,既是法律的要求也是政策的重要抓手。如《劳动法》规定“劳动者享有接受职业技能培训的权利,《就业促进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加强统筹协调,……鼓励劳动者参加各种形式的培训”,《公务员法》明确将参加培训列为公务员享有的第四项权利,同时规定机关“对全体公务员应当进行提高政治素质和工作能力、更新知识的在职培训,其中对专业技术类公务员应当进行专业技术培训。”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劳动者培训,出台了多项培训政策措施,如国办发〔2013〕35号和国办发〔2014〕22号文件将创业培训补贴政策期限由毕业年度调整为毕业学年,要求各地广泛开展双创教育,提升高校毕业生创业意识和创业能力,提高职业培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中共中央印发《2018-2022年全国干部教育培训规划》,明确提出要重视抓好女干部的教育培训。在家政、养老、育幼公共服务中,无论是服务提供者还是使用者,绝大部分均为女性。为加快建立健全家政、养老、育幼等紧缺领域人才培养培训体系,教育部办公厅等七部门出台《关于教育支持社会服务产业发展 提高紧缺人才培养培训质量的意见》(教职成厅〔2019〕3号),支持职业院校承担“巾帼家政服务培训”等培训任务,鼓励和支持家政、养老、育幼人员进行学历提升,增强妇女的经济能力。国家发展改革委为了积极应对疫情影响,围绕家政服务、养老托育、乡村旅游等女性就业潜力大、社会亟需的服务领域,发布了《关于开展社会服务领域双创带动就业示范工作的通知》(〔2020〕244号),为促进女性就业创业创造良好政策环境。

完善金融服务政策措施帮助解决创业妇女的资金瓶颈问题。财政部、人社部、中国人民银行以及全国妇联出台了《关于完善小额担保贷款财政贴息政策 推动妇女创业就业工作的通知》(财金2009〔72〕)。中办、国办高度重视妇女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在印发的《关于创新机制扎实推进农村扶贫开发工作的意见》(2014年)中提出“进一步推广小额信用贷款,推进农村青年创业小额贷款和妇女小额担保贷款工作。”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 “继续加大小额担保财政贴息贷款等对农村妇女的支持力度。”各部门为进一步落实党中央、国务院要求,2019年中国人民银行和全国妇联等单位再次共同发布《创新金融服务 支持妇女创业就业》的通知,要求金融机构积极向由符合条件的妇女发放扶贫小额贷款,支持有条件的地区发起建立妇女创业投资基金,增加对种子期、初创期妇女创业企业的资金支持。

加强女职工劳动保护,完善生育保险制度。国家不断完善法律法规和政策保障妇女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的特殊权益。如《劳动合同法》规定“企业职工一方与用人单位可以订立劳动安全卫生、女职工权益保护……等专项集体合同。” 《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明确了产假及流产假时间,规定女职工较多的用人单位,应建立女职工卫生室、孕妇休息室、哺乳室等设施。对怀孕7个月以上或哺乳期女职工,用人单位应当在劳动时间内,为孕妇安排一定的休息时间、为哺乳期女职工安排1小时哺乳时间。同时,进一步明确了产假期间的生育津贴来源与支付标准,并要求“用人单位不得因女职工怀孕、生育、哺乳降低其工资、予以辞退、与其解除劳动或者聘用合同。”还规定“在劳动场所,用人单位应当预防和制止对女职工的性骚扰。”国办《关于全面推进生育保险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合并实施的意见》在扩大原有生育保险覆盖范围、降低部分单位生育成本、保障职工生育期间相关待遇方面做出了明确规定。《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妇女怀孕、生育和哺乳期间,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享受特殊劳动保护并可以获得帮助和补偿。”《妇女权益保障法》《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不得安排经期、孕期、哺乳期女职工从事有损健康的劳动。《公务员法》规定不得辞退在孕期、产假、哺乳期内的女性公务员。《职业病防治法》明确了对违法用人单位的处罚标准,规定安排“孕期、哺乳期女职工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或者禁忌作业的……由卫生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治理,并处五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制定促进家庭友好型政策,促进职业女性工作家庭平衡。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全面两孩政策 改革完善计划生育服务管理的决定》(2016年),规定依法保障女性就业、休假等合法权益,支持女性生育后重返工作岗位,鼓励用人单位制定有利于职工平衡工作与家庭关系的措施。九部门意见明确“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加强中小学课后服务,缓解家庭育儿负担,帮助妇女平衡工作与家庭。”国办《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9〕15号)明确要求“在就业人群密集的产业聚集区域和用人单位完善婴幼儿照护服务设施。”“支持脱产照护婴幼儿的父母重返工作岗位”。这些规定均有助于促进男女平衡工作与家庭责任,减轻女性的照料负担、促进女性平等就业。

在促进同龄退休方面, 中组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县处级女干部和具有高级职称的女性专业技术人员退休年龄问题的通知》(2015年)规定,党政机关、人民团体中的正、副县处级及相应职务层次的女干部,事业单位中担任党务、行政管理工作的相当于正、副处级的女干部和具有高级职称的女性专业技术人员,年满六十周岁退休,有效保障了男女同龄退休和女性职业发展的相关权益。


03 问题与建议


北京世妇会以来,我国保障妇女经济权益的法律政策体系不断完善,但还有一定的改进空间:一是不同法律政策间重复性规定较多,细化性可操作性规定较少,难以在法院判决中直接引用;二是新出台的部分政策措施公开程度、宣传普及程度不够,利益相关者难以查阅。三是对促进妇女平等获得市场、贸易机会,以及向低收入妇女提供进入市场资讯的法律政策保障不足。本文建议:在制定新法律法规或修正、修订相关法律法规时,要切实提高其可操作性;要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对新出台法规政策进行解读并提高宣传普及力度,全面提高妇女群众特别是利益相关者对法规政策的知晓度;要增加妇女利用资讯进入市场的机会,以及平等获得市场、贸易机会的政策保障力度。

20201020265348.jpg


作者:

杨慧,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研究员




策划:姜秀花

组稿:姜秀花 刘伯红

编辑:林丹燕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