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国家的家庭政策与女性发展
作者:吴帆 资料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20-09-07

北欧国家的家庭政策有力地促进了女性发展,整体上,北欧国家女性的工作和家庭平衡程度更高,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也比较高,在提升了生育率的同时,也促进了女性的职业发展。


家庭政策的源起和类型

欧洲是现代家庭政策的发源地。欧洲家庭政策最初是对工业化和现代化过程中家庭面临的困境而做出的反应。其中,北欧的瑞典是世界上最早实行家庭政策的国家之一,为了应对低生育率可能引起的人口负增长和老龄化,自20世纪30年代瑞典政府陆续制定了一系列支持家庭和鼓励生育的政策,包括结婚贷款、住房补贴、儿童津贴,为儿童及其父母提供免费的健康服务等。进入20世纪70年代,为应对社会和家庭变迁带来的挑战,向在职父母、单身父母和低收入家庭提供更有力的帮助,欧洲国家出现了一波家庭政策改革的热潮,到20世纪90年代,整体上各国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完善的家庭政策体系。

受政治体制、社会结构、传统和文化等因素的影响,虽然发达国家普遍制定了家庭政策,但家庭政策的价值取向和目标有所不同,具体原则和模式也有差别,但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平衡家庭和工作,二是妇幼保健服务,三是包括育儿补贴在内的现金补贴及减免税收等福利,四是儿童照料和儿童发展的公共服务。丹麦籍学者考斯塔·艾斯平-安德森从国家、家庭和市场的角度,将20世纪80年代发达国家的家庭政策划分为自由主义、保守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三种模式。

自由主义家庭政策模式的特点是市场导向,强调个人的责任;保守主义家庭政策强调社会保护,鼓励传统家庭的核心作用;北欧国家实行的是社会民主主义模式的家庭政策,即提供普惠的国家福利,促进性别平等。虽然欧洲是目前世界上生育水平最低的地区,但欧洲各国的生育水平及其变化呈现明显的差异,北欧国家则普遍呈现出接近更替水平的“最高的低生育率”( highest low fertility) ,其中家庭政策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北欧国家家庭政策的另一个主要目的是促进性别平等和女性发展,如鼓励女性就业,促进丈夫积极参与家务和照料孩子等。

家庭政策特点及对性别平等的促进

由于极低生育率现象和老龄化对社会经济的挑战日益严重,目前欧洲各国家庭政策鼓励生育的色彩也越来越强烈。养育子女是一种时间密集型的活动,尤其对女性而言,职业女性和孩子母亲的双重角色导致了时间资源分配的紧张,亟需得到来自社会政策和公共服务的支持。学者泰弗农和高蒂尔从鼓励生育的角度把发达国家的家庭政策工具归纳为五类: (1)母亲支持或围产期保健;(2)儿童支持,包括提供“婴儿用具包”、代金券或补贴全部与出生相关的费用;(3)正式的、长期的财务支持,以支付育儿的直接成本;(4)帮助父母兼顾工作和养育子女,包括育儿假、儿童照料、教育服务、与就业关联的补贴和减免税收;(5)为因照料年幼子女不能工作的父母提供补贴。

不同国家的家庭政策导向有一定的差别,但北欧国家更加强调社会性别平等,注重对父母,尤其是母亲的工作和育儿双重角色的支持,因此平衡工作和家庭成为北欧国家家庭政策的重要方面,属于典型的“工作——家庭友好型”家庭政策。北欧国家普遍将家庭照顾等家庭议题作为政府责任和社会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庭政策注重男女平等和女性的福利权,鼓励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促进男性承担相同的幼儿照顾责任,协助女性平衡工作领域与家庭领域的角色与责任。

以瑞典的家庭政策为例,在鼓励妇女工作的同时提供了许多配套措施来支持“照顾的责任”。家庭政策建立在慷慨的育儿假计划和完善的公共托儿制度两个支柱基础之上,政策形式以现金支持、父母育儿假政策和公共的托儿制度为主,具体内容包括育儿福利(产假、陪产假、育婴假、弹性工时)、妊娠补助、亲职假(照顾假)等,这些措施对于协调工作与家庭间的关系具有积极作用,有效地促进了性别平等和女性发展。其他北欧国家,如芬兰、挪威、丹麦等也都是实现性别平等的先驱,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高和生育率相对较高。总体上,北欧国家家庭政策对生育的支持力度大,且政策手段比较全面和均衡,慷慨的公共托儿照顾系统、灵活的假期制度以及较为充分的现金补助对协调女性工作家庭关系、解决女性负担问题起到了积极作用,这些政策能够有效地缓解女性的母亲角色和职业女性角色之间的矛盾。

整体上,北欧国家的家庭政策和促进社会性别平等的政策效果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生育率都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如2018年欧洲平均的生育率水平为1.64,瑞典、丹麦和冰岛2018年的生育率分别为1.76、1.73和1.71;第二,北欧国家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也比较高,欧洲2019年女性劳动参与率的平均水平为51.93%,而北欧国家都高于平均水平,如冰岛为79.22%,瑞典为61.38%,挪威为60.37%;第三,北欧国家的社会性别平等程度都比较高。《2019年人类发展报告》显示,北欧国家的女性发展水平和社会性别平等程度都处于世界前列,2018年挪威、瑞典、芬兰和丹麦的性别发展指数都处于第一组别,位于世界前列。

对北欧国家家庭政策的思考

虽然研究者对于家庭政策是否会影响生育率,或者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生育率的看法并不一致。但是,基于北欧国家家庭政策的经验证明,旨在促进性别平等,以家庭和工作平衡为导向的家庭政策为女性对婚育的多元化选择和职业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一方面,北欧及其他一些国家的经验证明,在完善的家庭政策支持下,生育率降到1.5~1.6左右之后能够停止下行的势头,并可以回升至接近更替的水平,其中丹麦、芬兰、瑞典等北欧国家的情况就是如此。

另一方面,北欧国家的家庭政策有力地促进了女性发展,整体上,北欧国家女性的工作和家庭平衡程度更高,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也比较高,在提升了生育率的同时,也促进了女性的职业发展。目前,我国尚未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家庭政策体系,虽然在产假、陪产假、儿童照料公共服务等方面已经取得了重要的进展,但仍需要一个更为完善、均衡的家庭政策,为女性的工作和家庭平衡提供更为有力的支持。

(作者系南开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