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焦虑:准妈妈的第一场考验
作者:富东燕 资料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20-07-13

编者按

成为妈妈,对女性,尤其是今天的职业女性来说,绝对是一件人生大事。能不能孕育一个健康的宝贝、自己和丈夫能否给孩子提供良好的物质条件和生存环境、如何应对层出不穷又观点迥异的育儿理念和方式、如何应对身心的变化、如何从容地迎接二宝的到来、自己的职业发展会不会因孩子的到来而受到影响……从准备怀孕起到之后若干年,诸如此类的疑问都无时不在困扰着准妈妈、新手妈妈们。

这些问题不仅是女性个体的问题,更是社会性的问题。从本期开始,本刊“家视界·关注新手妈妈”将陆续刊发系列报道,从备孕期、育儿初期、面临职业抉择、健康等角度关注新手妈妈的生活环境和心路历程,以期带来更多的思考和改变。


“怀孕以后不能化妆怎么见人?”“吃什么能让孩子更聪明?”“生完孩子我的身材会不会恢复不好?”“孩子总生病怎么办?”“要不要去买学区房?”正在备孕的姚女士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甚至有些焦虑这些事情,对她而言,生儿育女这件事绝不能大意,要把一切事情提前考虑周全。

随着人们对精致生活的追求,很多准妈妈在孕期或者在备孕期考虑的事情突然多了起来,一些比较敏感或过于追求完美的人更是如此,她们对于自己和未来宝宝的事情左思右虑,生怕因为自己的一个没想到而引发问题。为什么会存在这种过度焦虑的情绪?这样的情绪正常吗?是怎样造成的?如何能够缓解?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理由充分”的种种焦虑

最近,姚女士经常失眠、心烦意乱、容易激动,她对记者说,周围很多生了孩子的朋友确实有这样那样的烦恼。

“我一个朋友生孩子都两年了,自己还胖得跟怀了老二似的,实在不好看;另一个朋友,孩子快3岁了,才发现家周围没什么像样的幼儿园,特别着急;还有一个,都不敢让孩子报太多课外班,因为‘储备’不够。” 姚女士认真地说,“我必须把这些问题的对策都提前想好!”

姚女士的焦虑和想法代表了一部分女性的态度。

去年,刚刚结婚不久的小玖突然有了换房的念头,“我准备要小孩了,但一想到家附近没有好学校,就闹心。”小玖家住北京市大兴区,虽然近些年来也兴建了不少市重点学校的分校,但对于教学质量,小玖不太放心。

听说东城区的学区房性价比较高,她便拉着老公多次走访,最后,圈定了保利蔷薇苑小区,“这个小区的楼下就有一家私立幼儿园,虽然有点贵,但品质不错;划片对应的培新小学是重点小学,初中直升老牌重点中学——汇文中学的比例高。”小玖没犹豫,一卖一买,又贷了些款,住进了理想了学区房。“多亏我动作快,刚换完房,东城区就出台了‘1911’政策,就是在2019年11月以后拿到房本的,就要参与多校划片了。”

而让徐女士焦虑的,则是如何对孩子进行英语启蒙教育,徐女士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说,“我因为英语不好,错过了很多好单位,我不想让孩子将来也像我一样。”于是,徐女士搜寻了大量英语启蒙软件:叽里呱啦、爱奇艺动画屋、英语王国……凡是适合英语启蒙的方法,她都亲自感受,“我要在孩子出生之前,‘研发’出学习方案。”徐女士肯定地说。

新浪微博上一个名叫“慢半拍慢生活分享”的网友,甚至为了备孕去考了高级育婴师,还看了二三十本最新育儿书籍,有机会就听大咖小咖的各种育儿课程,“我的输入是无界限的来者不拒,这样做我心里踏实。”

普遍焦虑属于社会性焦虑

今天的年轻女性比20世纪90年代的母亲经历产前抑郁症的可能性更高。一项数字显示,产前焦虑在孕妈妈中很普遍,特别是孕晚期,有98%的孕妈妈在妊娠晚期产生焦虑心理。有些人善于调节自己的情绪,会使焦虑心理减轻;有些人不善于调节,心理焦虑越来越重。

“产前焦虑甚至孕前焦虑现象在准妈妈群体中较为常见,只是焦虑的程度有差异。”河北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吴银玲对此表示,于去年3月生下宝宝的她坦言,自己在孕育和养育孩子的过程中也经常闪现焦虑情绪,所以非常关注这一现象。

“在互联网时代,每个备孕或者怀孕的准妈妈都或主动或被动地加入了多个微博、微信群组,在群组里,各种各样的焦虑、疑问随时可见。”吴银玲说,比如会询问“为了生一个健康又聪明的宝宝,我该做什么?”之后就会被推荐补叶酸、补钙、补铁,补DHA等等。“从备孕到怀孕,从产后个人恢复到养育孩子,再拓展到教育,要焦虑的事情没有终结。”吴银玲认为,“提前和过度焦虑现象的产生,跟现代人面临的种种压力相关,也跟大家接收的信息过于繁杂有关。”

厦门大学社会与人类学院副教授龚文娟表示,新手妈妈普遍焦虑是一种社会性焦虑。养育后代在前工业社会中是由集体完成,进入工业社会后变成小家庭活动,增加了看护者的压力;新媒体对五花八门信息的传播,更扩大了这种焦虑。

“从社会劳动分工来看,妈妈群体焦虑现象有其原因。”龚文娟分析,爸爸们也爱孩子,为什么他们的焦虑程度比妈妈们低?“从家庭劳动分工看,女性群体普遍承担更多育儿活动。俗话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社会期待赋予女性的任务,让妈妈们特别是职场妈妈们无法不焦虑。”

另外,龚文娟表示,关于妈妈们普遍焦虑的产后瘦身、学区房等,这些需求本身不是妈妈和孩子的“刚需”,很多是身处这个消费社会(包括文化消费、身体消费、物质消费等)被建构起来的,但一旦社会认可这些需求,妈妈们就会想方设法去满足这些需求,“而一旦满足不了,跟周围人一比,就容易焦虑。”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张春泥是一位二胎妈妈,她认为,随着信息多样化、各种育儿观念和方法的传播,以及在中国城市家庭,尤其是中产家庭中尤为盛行的密集母职的文化,年轻一代的母亲(和父亲)越来越重视优生优育和对孩子的培养教育,也更愿意采用或计划采用精心栽培的方式来养育子女,这一点并无可厚非,但无形之中就增加了家庭,尤其是母亲的精神压力。“因此,现在的准妈妈和新手妈妈在社会提出的更高标准和要求下,变得更焦虑。”


专家说法


加大幼儿看护的家庭和社会支持


吴银玲:“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句话,似乎让我们觉得焦虑是一种相当正常的心理状态,但是程度严重的焦虑,会损害人的身体和精神健康。对于如何缓解这种焦虑,已经被多数新手妈妈尝试并认可的方式是“多读书,少上网。”

所谓“多读书”,意思是多阅读育儿相关书籍,做到科学育儿。“少上网”,一方面,准妈妈们要减少信息浏览的时间,在休息时间尽量放下手机等电子设备,放空大脑,充分休息;另一方面,准妈妈们不要遇到问题就去网络寻找答案,这样可能会把问题夸大,从而加重焦虑心理。缓解焦虑的一个办法是把焦虑的问题提前规划好,而更重要的是,放下比较的心态,接受普通的自己和孩子。

另外,一旦焦虑情绪产生,可以通过一些简单易行的方式来缓解,比如多和爱人沟通、做点自己喜欢的事等等。

龚文娟:要缓解这种群体性焦虑,需要加大幼儿看护的家庭和社会支持。具体而言,第一,有条件的妈妈可以寻找家庭成员的支持,如请其他家庭成员加入幼儿养育过程,给新手妈妈一些自我调整的时间与空间,向内满足妈妈们的自我需求;第二,建立家庭成员间的情感联结,减少无故的抱怨和指责,让家庭成为提供归属感、安全感和尊重的地方;第三,在社会支持方面,呼吁地方建立正规的公立幼儿看护机构,同时规范市场化的早教机构。

张春泥:准妈妈要相信科学和医学,做到科学孕育。同时,要多给自己一些积极的心理暗示,肯定自我价值。我们周围很多同事和朋友,在怀孕期间依然自信地工作、积极地生活、坚持爱好,这样也让她们无暇过分焦虑或抱怨。成为母亲本身就是一件考验和磨炼智慧和能力的事情,需要我们去不断学习和自我发现。

准妈妈和新手妈妈应多动员配偶和其他家人参与育儿,想办法给自己找到更多或更高质量的社会支持。还有一点很重要,即不要让自己的社交活动受限,要保持与亲友、同事的交往和联系,与亲近的人、有同样经历的人或者理解自己的人多交流和倾诉,能够很好地转移焦虑,有时候还能收获解决问题的好建议、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