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父权制与资本主义如何勾结与妥协——评上野千鹤子的《父权制与资本主义》
作者:邹韵 薛梅 资料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20-06-16

《父权制与资本主义》是日本学者上野千鹤子对女性主义各个派别,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再思考。近代社会在“资本主义”支配的“市场”和“父权制”支配的“家庭”形态双重控制下,以无偿的女性劳务等为中心,形成了女性地位低下的历史根源。作者对此进行了深刻批判,并就如何改善女性的社会地位提出了中肯的建议。

上野千鹤子


《父权制与资本主义——在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视域下》(『家父長制と資本制:マルクス主義フェミニズムの地平』,岩波书店)为日本学者上野千鹤子于1990年出版的女性主义著作,今年3月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引进出版。全书分为两个部分,“理论篇”重点解析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理论和论争;“实践篇”主要在上述理论的基础上,论证了从资本主义制度的形成到20世纪80年代的历史长河中,资本主义与父权制是如何相互勾结和妥协,并且女性是如何在资本主义和父权制的夹缝中生存的。

“市场”和“家庭”的辩证关系

中文译本的序言以及行文中多次强调了“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概念,这正是上野的理论基础。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是对既有女性主义解放理论——社会主义妇女解放论和激进女性主义的扬弃。所以,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者“既不是以女性主义为视角的马克思主义者,也不是女性马克思主义者”,她/他们的第一身份是女性主义者。她/他们“从女性主义的视角重读了马克思主义”,补充并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相关论述。

上野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将女性的从属问题归结于阶级问题,因此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女性也自然能得以解放。马克思批判了经济市场“自由”的陷阱,却忽略了再生产领域中的“自由放任”,性别分工成为了“自然”的分工。对此,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提出了“市场”和“家庭”的辩证关系,并将分别统治这两大领域“资本主义”(阶级统治)与“父权制”(性统治)的关系做出了辩证的解读。上野指出,“资本主义和父权制既是互相对立的,又是互相补充的”。在以上的论题基础上,上野扩展了问题的深度,正如本书的题目——“父权制与资本主义”所示,她总结了以往女性主义对于二者辩证关系的论题,也就是,父权制与资本主义究竟是统一理论(也可以称为父权制式的资本主义)还是相互独立的机制(二元论)。

而针对这一问题以及马克思所提出的资本主义的定义,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者们从唯物论的视角重新解读了“父权制”这一概念,认为“父权制”不应该仅仅是激进女性主义所提出的意识形态的概念,它的核心是性统治存在着物质基础。其物质基础就在于,“作为无偿劳动的家务劳动,被一家之主的男性所占有,以及女性从劳动中的自我异化”。从这一视点出发,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最大理论贡献就是发现了“家务劳动”。

进入近代工业社会之前,在以家庭为单位的农业生产中,很难区分“生产”与“再生产”;而进入资本主义社会,随着市场与家庭的分离,使家务劳动成为了无偿的非生产性劳动。女性一直以来都从事着以爱为名的无偿的再生产劳动,为此,女性付出了劳力和时间,甚至因此暂别职场,而当她们再就业时又面临着众多的不利条件。

资本主义与父权制的勾结和妥协

上野将资本主义与父权制勾结和妥协的历史分为三期,并进行了追根溯源的解析。第一期父权制与资本主义的勾结发生在19世纪,以英国为例,市场与市场外部的界限逐渐形成,随之出现了丈夫是100%生产者,妻子是100%再生产者的近代型“性别角色分工”。而这种性别分工式的“近代家庭”正是资本主义与父权制所达成的第一次妥协,也就是“维多利亚王朝的妥协”,这种妥协下形成的体制即是“父权制资本主义”(Patriarchal Capitalism)。

第二期可以追溯到两次世界大战及二战后的短暂历史,这一时期又分别是第一波女性主义运动及第二波女性主义运动高涨的时期。无论是一战中形成的未婚女性劳动市场、还是1929年全球经济大萧条下昙花一现的“女性处于优势地位”的美式家庭格局、抑或是20世纪60年代日本经济高速成长期中所形成的专职家庭主妇,都深刻地反映出女性所面临的来自资本主义与父权制的双重压迫。

家庭主妇劳动者的出现标志着进入了第三期。这一身份意味着女性的角色双重化,即女性既是雇佣劳动者又是家务劳动者。女性由专职家庭主妇向劳动者的转变正是资本主义与父权制的又一次妥协。而这种妥协,从日本女性劳动者M字形的就业形态便可得知。

面对资本主义与父权制的勾结,不少要求家庭革新的声音逐渐出现,从争取“再生产的自由”、再到对再生产与分配不公的提出等,这些声音无不体现了对这一问题的深刻思考。这其中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相继提出了“家务劳动”“无偿劳动”“父权制”“再生产”等相关概念,对马克思主义的概念进行了修改和扩大,尤其是对“劳动”概念的重新审视和探讨更是意义非凡。

回顾历史,女性主义在资本主义和父权制的夹缝中批判着、斗争着。眺望未来,在后工业化的时代,面对如何对抗因资本而导致的女性的竞争和分裂,如何进一步建构女性主义者的国际主义(Feminism Internationalism)合作,女性主义的探索之路仍任重道远。

这本上野千鹤子写于20世纪80年代的著作,为当时日本女性主义运动及理论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视点。不仅如此,正如中文译本序言所提到的,“处于新自由主义改革的众多社会之中,女性的劳动力化必不可缺”。也就是说,许多资本主义国家,一方面由于劳动力不足,社会需要女性进入劳动市场;另一方面,女性进入市场后,社会面临着严峻的老龄化和少子化,再生产劳动力不足亟待解决。在新的历史背景之下,本书所提出的女性劳动问题以及后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再生产问题仍旧为当今社会提供了重要的视点。

(作者为该书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