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卡车司机:在男性主导行业负重前行
作者:马丹 资料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20-03-24

卡车司机.jpg

马丹 供图

卡车司机是公路货运业的主体劳动者,其中女性从业者比例很低。无论从职业的性别构成还是职业的性别气质来看,卡车司机都是一个传统男性化的蓝领工作领域。“中国卡车司机调研课题组”利用问卷调查、深度访谈、参与观察等社会学研究方法对“公路货运业的性别与劳动”问题进行了调研。

女卡车司机:以兼具养育责任的中青年女性为主

根据课题组2017年和2018年的问卷数据,样本女卡车司机的比例为4.2%,样本他雇女卡车司机的比例只有3%。女卡车司机是一个以中青年为主体的职业群体。她们的平均年龄为35.8岁,60.8%的女性卡车司机是农村户口,学历以初中(44.6%)为主。

大部分女卡车司机处于已婚状态,占比为86.5%。有91.9%的女卡车司机育有子女,其中养育一个孩子与两个孩子的占比相同,均为44.6%;养育三个及以上孩子的女卡车司机比例为2.7%。

对于成为母亲的女卡车司机来说,她们最大或者唯一孩子的年龄在20岁以下的比例为89.7%,其中最大或者唯一孩子在0~4岁的占13.2%,说明女卡车司机仍然承担较重的养育子女的责任。

从代际传承来看,样本女卡车司机的父亲有33.8%做过卡车司机,男卡车司机的父亲有16.5%做过卡车司机,可见卡车司机这一职业对于女性、男性来说都具有一定的代际传承性,但是女卡车司机受到父亲职业的影响更大。在笔者的深度访谈中,父亲也常常是带领女性卡车司机入行的“重要的领路人”。

综合来看,相比样本中的男性卡车司机,女卡车司机的年龄更小,持有城镇户口的比例更高。虽然样本女卡车司机与男卡车司机的学历都以初中为主,但是男卡车司机受教育程度在初中及以下的比例更高,女卡车司机受教育程度在高中、职高或技校与大专、本科这几个类别的比例都超过男性卡车司机,因此样本中女卡车司机的受教育程度比男卡车司机更高。

“在路上”:原子化、流动性、不确定性的货运劳动者

根据不同的分类标准,可将女卡车司机分成不同的类别,例如行车路线、运输货物类型、地域、车型等。由于笔者最为关心的是“劳动与性别”的主题,因此选取了两个相关标准将女卡车司机进行了分类。

第一个分类标准为“货运距离”。根据物流业的通则,公路货运业的货运距离包括城配(50公里以下)、中短途(50公里~500公里)与长途运输(500公里以上)。其中城配运输与中短途运输有一定程度的重叠,因此可统称为“短途运输”。相比男卡车司机,女卡车司机更多从事的是短途运输。

第二个分类标准为“雇佣性质”。根据“给谁开车”可以将女卡车司机分为“自雇司机”与“他雇司机”。自雇司机是自行出钱购车、自负盈亏的卡车司机,他雇司机是受雇于个体车主或者物流企业、以雇员状态工作的卡车司机。问卷数据显示,59.5%的女卡车司机为自雇卡车司机,40.5%的女卡车司机为他雇卡车司机。相比样本男卡车司机,女卡车司机他雇的比例更高,自雇的比例更低。

根据以上两个分类标准,可将女卡车司机分为四类:长途自雇卡车司机、长途他雇卡车司机、短途自雇卡车司机与短途他雇卡车司机。其中,女性长途他雇卡车司机的比例最低。

从驾照类型来看,样本女卡车司机的驾照以B2及以上为主,可驾驶中卡以上的卡车。她们获取驾照的年限以6年以下为最多,占68.9%。女卡车司机驾驶卡车的年限也以6年以下为最多,占78.4%。可以说,相比样本男卡车司机,女卡车司机的入行时间相对更短。

女卡车司机的劳动是典型的货运劳动,一旦入行,就进入高速运转的劳动过程中,“像机器人一样”运转。在这一点上,女卡车司机与男卡车司机差别不大。根据样本数据,男卡车司机每天单次驾车时间的平均值是7.82小时,女卡车司机每天单次驾车时间的平均值是7.14小时;男卡车司机最长持续开车时间的平均值是13.56小时,女卡车司机最长持续开车时间的平均值是11.33小时。

女卡车司机“在路上”的劳动体现出原子化、流动性、不确定性等货运劳动的特点,长途自雇司机大多夜半上路开启劳动循环,一旦上路就进入拼命赶路的状态,围绕着劳动过程规训自己的身体,将劳动力再生产的需求压至最低。她们会精确计算“高速”与“下路”的路线选择,也要面对“偷油”“偷货”与“碰瓷”等久治不愈的货运业沉疾。从货运劳动的本质以及劳动环节和面临的困境来看,女卡车司机与男卡车司机的劳动并无二致。

女卡车司机与职业性别隔离

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家一直倡导妇女解放、男女平等,也实施了一系列“男女同岗同酬”的政策举措,但是公路货运业仍然是男性主导的行业,这与公路货运业广泛存在的职业性别隔离不无关系。从女卡车司机的工作实践来看,尽管于她们而言货运劳动的本质与困境相比男卡车司机是相同的,但是她们仍然遭受了相当程度的性别歧视。

公路货运业的职业性别隔离可分为水平隔离与垂直隔离。水平隔离主要来源于卡车司机职业内外对于女性职业身份的性别刻板印象与性别歧视,它以社会大众对于“女司机”的“污名化”作为底色,表现为普遍认为女性“不能干”与“不用干”的观念,表现为公路货运市场各个环节对于女卡车司机资质与能力的质疑,还表现为女性进入卡车司机这一职业所面临的有形或无形的门槛和阻碍。垂直隔离主要表现为工作组织内部对于两性卡车司机的差异化、等级制的劳动分工,有的货运企业在招聘过程中只会选择男卡车司机,而那些招聘了女卡车司机的货运企业则是将女性司机限制在短途运输的工作岗位,不允许她们从事可以带来更多职业发展机会的长途运输。

面对广泛的职业性别隔离,女卡车司机用她们“爱岗敬业”的职业精神、用她们日复一日地辛勤劳动、用她们“去性别化”的工作实践将性别差异的重要性降至最低。对她们而言,性别并非劳动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货运劳动本质上来说也不是专属于男性或者男性气质的。女卡车司机用自己的工作实践说明,她们不仅可以驾驶卡车、从事货运劳动,还可以获得职业生涯的突破与成功。

(作者单位:北京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