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6月17日 星期一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性别平等能否缓解人口危机?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9年1月8日
标题: 性别平等能否缓解人口危机?
作者: 全媒体记者温俊华编译
资料来源: 大洋网-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 2019年01月07日
关键字: 性别平等 缓解 人口危机 韩元 韩国 性别
 

一名韩国义工正在照顾婴儿。(资料图片) @视觉中国

韩国婴儿展上的婴儿服装摊档。(资料图片) @视觉中国

  深度

  过去十多年来,韩国为解决人口危机花费的资金已相当于欧洲一个小型经济体的经济规模,但仍未能阻止其出生率降至世界最低水平。

  今年,韩国总统文在寅开始从金钱以外的一个新角度进行尝试:促进性别平等,向女性展示更多尊重。但社会福利专家指出,政府发出的改变信号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在保守的韩国社会中传播。

  新方向 促进性别平等

  据报道,去年底,韩国宣布计划取消对女性雇员的一些限制,并宣布允许父母双方同时休产假并延长带薪产假;如果雇主允许新晋父母员工中的任何一方减少工作时间,企业也能从政府获得奖励。

  “努力非常及时”?

  数据显示,在经合组织中,尽管韩国是女性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并且女性受教育程度比男性更高,但韩国是最不适宜女性工作的地方。“韩国在促进性别平等方面的努力非常及时。”对上述新政策,经合组织经济学家申恩庆评论称。

  据报道,这些措施不仅限于职场,还涵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母亲们可以选择让孩子跟随自己的姓氏;此前韩国出生证上标记孩子是否婚外出生的选项也将被移除;诊所将被允许为单身女性和未婚伴侣提供生育治疗;社会宣传将鼓励男性更多地参与育儿和家务劳动。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国上届政府在2016年推出了一个网站,提供了一个实时的育龄、结婚和生育女性的统计热点图,希望以此促进城市和地区之间的婚育竞争。一天后,该网站就被关闭了——韩国女性抱怨这个网站让她们觉得自己就像“生殖机器”。

  “我们的社会把女性视为‘婴儿工厂’。”制作韩国最受欢迎儿童电视节目的导演洪秀英说。当被问及最新措施时,洪秀英说:“人们真正想要的是改变,政府至少假装听到了这个呼声。”

  职场现实 生育、工资歧视

  在韩国,年龄在15岁至64岁之间的女性中,约56%的人在工作,低于经合组织近60%的平均水平;在丹麦和瑞典,这一比例为72%至75%。

  已婚年轻女性获得工作机会的可能性较小,原因是受到歧视。对此,招聘人员并不讳言。

  去年11月,韩国最高法院维持了对国营韩国燃气安全公司一名前首席执行官四年监禁的判决,原因是他操纵面试分数,将女性排除在招聘程序之外。

  三星电子在全球范围内的性别比例要比其竞争对手苹果公司均衡得多,其女性员工占员工总数的45%,苹果的女性员工占比约为33%。但在韩国总部,三星电子仅有四分之一的员工是女性。

  现代汽车公司9名董事会成员无一是女性,而在通用汽车的12名董事会成员中有6人是女性。“生育前、生育中和生育后的这段时间都影响我们的职业生涯。”现代汽车一名女性助理经理说。

  性别间收入差距则让女性职场待遇变得更糟。韩国的性别工资差距在发达国家中最高,为34.6%,高于经合组织13.8%的平均水平。

  “人口定时炸弹”的滴答声越来越大:

  千亿美元未换来出生率增长

  韩国“人口定时炸弹”的滴答声已越来越大——韩国政府的最新预测显示,该国人口将从2027年开始下降,一个总统委员会指出,该国的经济增长潜力可能下降到1%以下。

  促进出生率增长一直是韩国政府的优先考虑:自2006年以来,政府已经花费了152.9万亿韩元(约合1356.5亿美元)——大约相当于匈牙利的经济规模——为家庭提供津贴,并为孩子从出生到上大学提供补贴。去年26.3万亿韩元的低生育政策预算超过了其国防开支的一半。

  但人口专家表示,钱不是主要问题——法国或瑞典等出生率较高的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性别平等发挥着关键作用。

  改变需要很长时间

  政府补贴泛滥的做法也受到了批评,政府补贴项目远远超出了儿童津贴和教育的范围,不仅资助家庭聚会的寺庙住宿,还资助在国外寻找短期工作的年轻人。  随着2019年生育支持预算削减四分之一至20.5万亿韩元,许多此类项目将结束。“它早就应该被砍掉了。”首尔女子大学社会福利教授钟彬娴表示。

  但钟彬娴同时指出,政府发出的改变信号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在保守的韩国社会中传播。在韩国,婚外生育被广泛反对,支持率仅1.9%,是所有国家中最低的;与此相比,法国的这一比例超过50%。相应地,法国的出生率为1.9%,而韩国为1.05%。与此同时,堕胎在韩国是非法的,收养孩子的规定也非常严格。

  困境

  工资和住房政策不利年轻人

  经济政策成生育阻力?

  不过,批评人士说,虽然文在寅在促进出生率方面的措施比往届政府有所改善,但他的工资和住房政策妨碍了年轻人为人父母——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导致失业率上升,而更高的首付要求让许多人买不起房子。

  “我们最需要的是一种政策和机制,让我们能够拥有自己的房子。”乐天玛特的商店经理李庆民说,他是3个孩子的父亲。

  另一些人认为,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可能会促进人们的生育意愿:去年7月,韩国政府将每周法定工作时间从68小时削减至52小时,但韩国人的工作时间仍比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高出15%。

  韩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如果出生率不改善,到2060年,韩国经济规模可能会缩小5%,因为生产率下降,老年人护理支出增加,留给投资的空间减少。

  在韩国,为婴儿提供服务的行业正在苦苦挣扎——首尔已经失去了四分之一的产科病房,这个城市还在2018年解雇了一半以上的教师。

  母婴展巨头BeFe公司的经理柳垣宇赞同政府的促进生育新措施,特别是那些鼓励爸爸们承担更多责任的措施,但他并不指望很快就会有结果。“在韩国出生更多婴儿之前,更多的本土婴儿产品公司可能会消失。”他说。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在互联网时代杜绝家暴,从我与百度的一封信说起
在40年改革开放伟大历程中浓墨谱写中国妇女事业新篇章(一)
沈跃跃: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推动新时代妇女研究事业创新发展
女性越来越不着急结婚? 三十而婚已成常态
2018 女性领导力论坛——世界因“她”而变
俞敏洪通过中国女网向广大女同胞诚恳道歉!
沈跃跃在京调研家庭工作时强调: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同全国妇联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做好新时代家庭工作
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与新时代同行 为新目标奋斗 在新征程建功 做新时代新女性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