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性别歧视与硅谷:女性融不到资金的又一个原因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7年7月17日
标题: 性别歧视与硅谷:女性融不到资金的又一个原因
作者:
资料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发布时间: 2017-07-15
关键字: 性别歧视 硅谷 女性 融不到资金
 

网易科技讯 7月14日消息,国外媒体USA TODAY撰文称,硅谷的性骚扰丑闻揭示了女性创业者的巨大融资挑战。性别歧视主义和性骚扰是女性创业者融资难,融资额与男性创业者差距极大的又一个原因。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珍·奥尼尔(Jen O'Neal)两年前为她的旅行创业公司融资的时候,她获邀在一家知名的硅谷风投公司向所有的合伙人和同事进行融资演讲。

会议桌很大,她用于陈述的幻灯片被投射到巨大的屏幕上。在开始发言时,她环视四周。她看到,有四位女性全都挤在靠着侧墙的小椅子上。四人都不是投资合伙人。
作为Tripping.com网站CEO的奥尼尔说,“我觉得我之前一直都没有完全理解‘请就坐’的意思,直到那一天为止。”Tripping.com致力于从网络上搜罗度假屋和共享房屋的信息,目前已经完成融资5500万美元。
但那就是硅谷的现状。在那里,权力和财富均为男性所掌控:在会议桌上,不管是投资方还是融资方,鲜少女性拥有自己的座位。

多年以来,行业研究都有谈到男性创业者和女性创业者在融资额上的巨大差异。对于女性完成的融资很少,常见的解释是风险投资家趋向于投资那些有过成功经验的创业者,又或者符合特定模板的创业者。比如说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或者拉里·佩奇(Larry Page):年轻,极客,白人或者亚裔男性,常常穿牛仔裤和T恤,在大学宿舍或者车库写代码,富有想象力。
最近几周,另一种解释浮出水面:性暗示,贬抑女性,性骚扰,往往是女性创业者融资过程的一部分。

女性创业者遭遇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
女性纷纷站出来讲述融资谈判、求职面试和合作商讨期间遇到的性骚扰行为——以及报复行为,比如要是她们拒绝对方的性暗示,对方就会突然中断谈判。她们回忆起那些自己没有受到认真对待的融资洽谈,或者明确指出她们是外行人,需要比男性更多地证明自己的场合。


视频档案平台Wonderloop创始人兼CEO汉娜·奥瑟

视频档案平台Wonderloop创始人兼CEO汉娜·奥瑟(Hanna Aase)回忆起面向投资者的融资演讲,称它们往往会带来接二连三的搭讪者,而不是风险投资协议书。
“在被问到‘你是做什么的?’以后,我就被问‘你平常喜欢玩什么?’”她说,“第三个问题则是,‘你喜欢被人叫汉娜·蒙塔娜(Hannah Montana)吗?’”
有的女性创业者数年来面向投资者的融资演讲要么徒劳无果,要么很快就演变成深夜约会邀请,因此她们觉得很绝望。一小部分但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成立女性专用的投资网络,或者通过其它的途径来筹集初始资金。

随着风投界的“男性主导文化”(bro culture)行为越来越多地被曝光,女性创业者在得到安慰的同时,也产生了一种新的恐惧:作为应对,男性投资者会避开所有的女性创业者,完全不与她们接触。据说,有的投资人在遵循“迈克·彭斯原则”(Mike Pence rule)。该原则是指,该美国副总统数年前曾表示不单独与其妻子以外的任何女性共餐。


食品创业公司Kuli Kuli创始人兼CEO丽莎·柯蒂斯(Lisa Curtis) 

食品创业公司Kuli Kuli创始人兼CEO丽莎·柯蒂斯(Lisa Curtis)说道,她已经听说有投资者取消与女性创业者的会面了,对此她感到坐立不安。“我觉得那是不当的反应。”柯蒂斯说。
女性创业者指出,获取所需要的资金、忠告建议和人脉资源来将好点子转变成下一个重磅产品本身就已经足够困难了。
Tripping.com的奥尼尔说,每次走进会议室,她通常都是全场唯一的一名女性。虽然已经进行过数百次的融资演讲,但她只遇到过少数几位女性风险投资家。

亚特兰大创业公司Patientory.com创始人兼CEO克里萨·麦克法兰(Chrissa McFarlane)

亚特兰大创业公司Patientory.com创始人兼CEO克里萨·麦克法兰(Chrissa McFarlane)指出,她在硅谷寻求获得种子资金的时候,不管是在什么会谈场合,她都是全场唯一的一位非裔美国女性——且是唯一的一位非裔美国人。Patientory.com致力于利用区块链技术来确保数字健康档案的安全。麦克法兰说,要是自己是白人或者穿连帽衫的亚裔男性,她肯定更有可能获得投资。
尽管女性(包括非白人女性)在企业中的地位有了提升,但风险投资公司中的女性投资合伙人数量仍呈现萎缩。1999年,风投公司中的女性投资合伙人占比为10%。到2014年,这一比例下降至只有6%。许多硅谷顶级风投公司甚至连一个女性投资合伙人都没有。即使它们有女性投资合伙人,不少女性的投资者因为觉得冒险投资别的女性会受到严厉的审核,所以减少了进行那些投资的频率。

正当男性领导的创业公司和女性领导的创业公司之间的融资额差距不断拉大,女性自主创办科技公司的数量却在增多,但她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根据PitchBook的数据,去年,男性创业者获得的风投投资总额达到582亿美元,女性创业者则仅获得15亿美元,占比只有区区的2.5%。
被称作独角兽的高估值科技创业公司没有一家是女性当CEO,尽管调查发现,女性领导的公司经营表现要好于男性领导的公司。根据风投公司First Round Capital的数据,在它投资的公司当中,创始团队至少有一名女性的公司表现要比创始团队全是男性的公司好63%。
直到最近,靓丽的投资回报成绩让风投一直都能够避免被诟病对男性和女性创业者的投资额严重不均。而现在,投资人因为男性至上主义和歧视女性的行为而被逐,不免让人联想起1980年代和1990年代华尔街的“赤裸裸的骚扰”时代。

到目前为止,这种争议已经导致两位据称利用自身职位性骚扰女性的投资人离职。本周,华盛顿州贝尔维尤的风投公司Ignition Partners称,在一位合伙人被指存在不端行为之后,公司已经要求他辞职。
数名在尝试为自己的创业公司融资的女性向媒体透露,她们仍然十分害怕公开抱怨投资人的不当行为会遭到报复。但更多的女性创业者选择了说出自己的经历。

“别抱怨,别说出去”
致力于促进科技行业多元化的组织Change Catalyst创始人兼CEO梅琳达·艾普乐(Melinda Epler)表示,在咖啡馆会见一位潜在的投资者和多元化合作伙伴不久后,她放弃了为女性领导的公司创立创业加速器的计划。
见面时,那位投资者将手移向艾普乐的手,膝盖碰到她的膝盖,告诉她,男性投资者会觉得她很有魅力,要是他们跟她说了什么不当的话,或者有什么不当的触摸动作,她应当默不作声。“别抱怨,别说出去。”他说道,“因为投资人相互间都有交流,你那么做就会被拉入黑名单里,那样你就永远都融不到资金。”

部分投资人和贸易组织正在探索如何遏制这种行为。LinkedIn创始人、风险投资家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呼吁风险投资者签署一份守规矩承诺书。资深华尔街人士、女性数字投资平台Ellevest创始人兼CEO萨莉·克劳切克(Sallie Krawcheck)则指出,他们应当签署的是融资承诺书。
女性创业者说,她们不确定自己没能拿到融资是不是就是因为自己缺少Y染色体,但她们很清楚她们所处的竞争环境远远称不上公平。相比男性创业者,她们往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去获得融资,即便成功获得融资了,融资额通常也比较少,公司估值也比较低。
研究显示,寻求融资的时候,女性创业者被问到的问题跟男性创业者很不一样(女性主要被问到风险问题,男性则主要被问到前景问题),投资者对她们有更高的要求(问她们已经取得了什么成绩,而对于男性则偏重问他们有潜力取得怎样的成绩)。这两点都会影响到她们最终能否拿到融资,成功的话,又能拿到多少融资。瑞典的一项研究发现,风险投资者对男性创业者的描述是“年轻,有前途”,对于女性创业者的描述则是“年轻,经验不足。”

要是所做的产品是女性用品,女性创业者往往会被告知:“我会找我的妻子试试看。”
在到达融资演讲现场后,女性创业者被误认为是某人的助理,被要求取杯咖啡,又或者完全被无视,仍然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奥尼尔说,在公司成立初期,她准备了融资演讲稿,并在融资演讲会面时先发表讲话,但投资者并没有理会她,只是理会那位男性联合创始人。
女性创业者表示,不同于男性,女性必须要在进行这些演讲期间拿捏好自己的姿态。她们不能够表现得太过咄咄逼人(那样她们会被说“泼妇”),也不能够表现得过于软弱(那样她们会让人觉得她们可能无法驾驭一家价值10亿美元的大公司)。
Wonderloop的奥瑟称,商务会谈往往会演变成对她私生活的探知。“除了工作以外你肯定还有其它的需求。”那些投资者如是跟她说,“你这么频繁地出差,你男朋友有什么看法?”她最终从私募投资者和天使投资者那里获得了35万美元的投资。

另寻他路
太多的男性投资者表现恶劣——甚至包括那些公开宣称支持科技行业女性的男性——促使部分女性创业者寻求其它的融资方式。
Change Catalyst的艾普乐说,她常常建议女性和为数不多的少数族裔不要浪费时间去找风险投资者提供投资。
新加坡科技创业公司Fetch Plus创始人兼常务董事卡门·贝尼特斯(Carmen Benitez)表示,她现在是科技企业家了,不再为那种问题操心了。

在一家孵化机构供职的时候,她曾因为得到与两位非常著名的美国投资人会面的机会而感到很高兴。她说,两人以提供投资的计划为诱饵,让她多跟他们交往。几个月后,她仍然没有拿到投资,因此她断绝了与他们的联系。“这都是他们的把戏的一部分。”她说。
2014年,丽莎·王(Lisa Wang)会见一家硅谷风投公司,寻求为她的夜宵配送服务Fooze筹资。那些投资合伙人误认她是她的首席运营官(一位年纪较大的男性)的助理。
有位对Fooze有兴趣的天使投资人约她去喝饮料。到了会面地点后,她发现自己处在一家根本就不能商谈正事的舞蹈俱乐部里。凌晨2点,那位投资人强迫她带他到她的住处,但她予以了拒绝。之后,她再也没有被他联系过,除了一条简单的拒绝投资短信以外。
最后,丽莎·王决定放弃寻求风投的投资。Fooze最终于今年出售给东海岸的一位连续创业者,出售价格不详。现在,丽莎·王领导着SheWorx,该组织由2万为女性企业家组成,致力于缩小女性创业者与女性创业者之间的融资额差距。

多元化趋势给风投带来的风险
令丽莎·王等人感到担忧的是:这一融资差距可能会产生持久的影响。美国蒸蒸日上的科技行业可谓二十一世纪的“淘金潮”,未来几十年将会催生不少优秀的公司,造就惊人的财富。
科技行业多元化倡导者、风险投资家弗里达·卡波尔·克莱茵(Freada Kapor Klein)指出,对于风险投资者来说,维持现状也有很大的风险。她说,随着行业的人口结构快速变化,忽视对女性和有色人种创立的公司的投资可能会大大削减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回报。
“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和有色人种去创业。那些公司的员工和消费者当中会有越来越多的有色人种,即便我们说的只是美国的情况。”克莱茵表示,“除非风险投资者重视这种多元化现象,否则他们将会错失一个巨大的投资机会。”
以柯蒂斯为例,她第一次为Kuli Kuli展开种子轮融资时,足足花费了一年时间才完成。她说,潜在的投资者总是拒绝为她提供投资。

“这很难解释。我肯定没有男性投资者会有意识地说,‘我们拒绝这家创业公司是因为她是女性。’但我的种子轮融资确实非常艰难,”她说道,“感觉我得要比男性领导的创业公司出色一倍才能拿到融资。”
柯蒂斯的公司致力于用来自辣木树的植物蛋白质制造粉、茶和能量饮料。到第二次融资的时候,该公司积累到了不少注重健康的消费者。它的产品已经上架,销售额突破100万美元关口。她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获得了425万美元的投资。
“我想,一旦我能够拿出很多可信的外部因素来,融资肯定会变得更加容易。”柯蒂斯说,“不管你是男是女,融资都会变得更加容易。”(乐邦)

访客你好,
热点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图片新闻
宋秀岩赴新疆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 勉励各族妇女群众:与新时代同行 在新征程建功
沈跃跃主持召开中国妇女研究会学习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座谈会
宋秀岩:切实在学懂弄通做实上下功夫 团结引领广大妇女建功新时代
宋秀岩:把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作为妇联组织的首要政治任务
习近平: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新常委见面会 (全文)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京闭幕
深感振奋 倍受鼓舞——妇女研究所党员干部热议十九大报告
中国妇女研究会办公室在京召开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7·26”重要讲话精神专题座谈会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