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女性网络参政:把握机遇直面挑战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6年3月22日
标题: 女性网络参政:把握机遇直面挑战
作者: 董美珍
资料来源: 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 2016年3月22日
关键字: 女性 网络 参政 机遇 挑战
 

    现代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大众化普及,增强了网络与政治之间的关系。伴随网络媒体的普及,兴起了一种崭新的政治参与方式——网络参政。从女性受教育程度的不断提升,以及网络技术对政治参与的影响来看,网络参政必将成为我国公民,尤其是女性参政的新趋势。但我们也要看到,网络社会是一个高风险的社会,女性网络参政机遇与挑战并存。女性要与时俱进,切实提高以网络为载体进行参政议政的智慧与能力;政府也要为女性网络参政提供积极支持。

网络技术消除了女性参政的障碍

    女性相对于男性而言不大愿意在公共场合发表自己的看法,评论他人的观点等等,而网络在某种程度上消除了女性的羞怯感,以及现场参与的焦虑感,为女性自由地表达思想提供了平台。

——唤醒女性政治意识,增强女性参政愿望

    网络赋予弱势人群表达的机会。女性只要有意愿、有能力参与政治、公共事业管理,就可以自由地借着网络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和利益诉求,完全不同于受各种可识别要求限制的实体政治领域。这种低成本、便利性正是网络的吸引力所在,有研究者注意到,“76.9%的女性,比例超过其他任何群体,将没有压力列为使用网站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女性在另一个世界中走出自我的私人感觉,可在与他人交流中产生共鸣。通过自身的反思和公开的讨论,女性可以反观内心深处的信念和对事物反应进行辨别,形成自觉的政治意识。

    女性作为“第二性”,从古至今有很多想法无处表达,而网络给予女性一种话语的平等权,使她们可以运用网络充分表达自己的内心疑惑、政治愿望,谈及一些敏感的话题,如家庭暴力等。网络平台也为女性提供了分享经历的空间。在此过程中,参与者还可以将一些私人问题改造成为公共问题。例如,讨论“家庭暴力”可从“个人”或“家庭”私人事务,转化为与家庭法、社会心理学相关的制度。

——扭转女性在社会化过程中产生的政治被动

    女性在参政能力上并不低于男性,但由于历史文化传统的积淀,政治上的羞怯和缺乏自信往往阻碍女性参政。而网络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消除女性在参政上遇到的一些直接困难,如经济成本、时空限制等。

    网络论坛不同于“真实世界”的是,女性可以选择隐藏其身份,匿名提出要求、行使权利,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激发女性参政议政的积极性。这个过程促使女性学习“开放”,省察那些未经审视的传统偏见,逐渐增强明辨是非的能力,以及独立思考的能力,最终达到能够公允地审议、评价各种意见的优劣与正当性。

网络参政挑战女性的网络素养

    对女性而言,理解网络的价值,学会分析网络文化是怎样同政治和社会交合在一起,信息与技术怎样合力塑造人们的生活,进而学会辨明各种意识形态的声音与语码等,这些都是举足轻重且具有挑战性的。

——教育培养女性自由独立之人格

    女性参政的前提是女性要接受教育,消除将女性挤出知识领域的或明或暗的歧视。黑格尔认为,“教育的绝对目的就是为了人的解放”,是要将人从纯粹的自然性中解放出来。正是教育将“自然的人”转变为“社会的人”。

    女性要获得解放,必须首先认识女性的自我价值和人格尊严。其次,要发展自己,不断提升价值和潜能。性别平等的主旨并非只是女性从“男权”下“解脱”出来,而是女性要在社会生活中创造和实现社会价值,追求精神的解放。女性只有接受平等的教育,才能发展心智,完善自我,成为具有独立人格、自主意识的人。

——规范女性的政治沟通语言

    政治家通常会运用无懈可击的统计数据或技术性的行话来发表声明,若女性随心所欲地根据个人感受来叙述其看法,很容易引起政治分歧,带来漠视、误解、歧视,甚至羞辱。因此,参政女性必须冷静思考既有的社会现实,“用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文化认同、政治观点。

    首先,要深刻认识话语的力量及其政治意义。语言以其具有可塑性的社会行动,创造了一个等级体系,其中一些人有资格言说,而另一些人的言说被瓦解了权威性。在既定的、大众习以为常的文化传统中,女性往往属于那个沉默的群体。因此,女性要争取权威的、言说主体的位置。

    其次,女性要明白语言与文化之间的辩证关系。女性网络参政必然伴随日常话语的修正或以新的话语规范出现,并不必然因循守旧地完全服从传统话语规范,而是在逾越性实践中引发“女人话语”的创新。女性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把传统性别范畴重新定义。

女性网络参政呼唤政府积极作为

    网络参政是指政治参与者通过网络提出议题、发表信息、意见及对政策的评论。当这些议题、评论、设想得到广泛的传播时,政府必须能够在一个广泛而复杂的社会背景下,通过以有效的权力为后盾的权威性规则来协调各种行为。

    女性作为弱势群体渴求平等与正义,希望自身正当利益免于被伤害。而弱势群体的权利只有在一个基本公平正义得以实现的社会制度中才能得到有效保障。因此,政策制定者应考虑到是否有利于社会中弱势群体利益的最大化。也就是说,在男女平等的前提下,要对弱势一方有所照顾。这也是罗尔斯对权力是否合法的评价,取决于它对处于最不利地位的成员的影响。他期望政府考虑到处于最坏状态的人们,以防止他们遭到伤害。

    女性相对而言是弱势群体,只有通过政府适当合理的介入,将公正的精神价值具体化为一系列设计与安排,包括设置一系列周密、完整的程序,女性才可以从这种基本秩序中获益。这种安排能够为所有人保障背景正义,即都可以平等参与政治、平等讨论,抵消那些来自于各方面有可能引起歧视的不公正,保障弱势群体在秩序良好的体制中享有政治自由与政治平等,同时也防止各种任意剥夺、伤害弱势群体权利的可能。

    在网络这样一个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和风险性的领域里,女性参政呼唤政府积极作为,包括提供背景性制度、监督管理,制定相应的政策消除数字鸿沟给弱势群体造成的信息和网络服务的不平等,以及创造条件使弱势群体具备获取互联网的机会和技能。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研究”课题交流总结会在京召开
2019年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研讨会在天津举行
纪念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成立7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第四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问卷定稿研讨会在京召开
最新报告发布 | 2019-2020年世界妇女进展: 变动世界中的家庭
共建平等民主和睦的新型家庭关系
在互联网时代杜绝家暴,从我与百度的一封信说起
在40年改革开放伟大历程中浓墨谱写中国妇女事业新篇章(一)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